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BY.秋三月

三月在这里有话要讲
这两天应该都会更新,不过,之后我就没有什么假可以放了。说不定会一直到国庆或高考之后。
——————————————————————————

         梅长苏是在融雪的时候病重的,他倒是得了清闲,安安分分地躺在那儿靠被窝和不断添柴火的小火炉取暖。然而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可急坏了。连平日里总是飞来飞去的飞流都一刻不缓地守在他家苏哥哥的身旁。甄平、黎刚和卫峥天天不仅要处理江左盟里的事,还要不停地劝回前来看望的人。那太子殿下和禁军统领蒙挚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雪已经融得差不多了,地上被过去过往的人踩得有些泥渍。苏宅里的梨花树已经有了蠢蠢欲动的心思,一粒粒细小的软包嵌在弯折的树枝上。
        春天,总算要来了啊...
        趁着熬药的时间,秦般若坐在药房外过往的小榭上,欣赏园内的景色。要说来,这几日最忙的,可就要属蔺晨、晏大夫和她了。三个人天天都在梅长苏的寝间和药房之间穿梭。即便是在夜晚,三人也是在不停地翻着古籍。
      “你不是赵笙为的徒弟吗?你就没什么好点子?”平日里嘻嘻哈哈的蔺晨这次倒也难得严肃起来,眉头紧锁着。
       “你不应比我更清楚,梅长苏的病,已无人能治了。现在就只能考虑那东西了。”秦般若若有所思道。
        “什么东西?你快说呀!”晏大夫已经无法掩饰他的焦急
        “龙舌①,一种只长在昆仑山的冰川上的仙草,可以稳固人体内的阳气,更能延长人的性命。”
       “这...这,如此神药,我马上就去告诉卫峥,叫他携药王谷的人去寻。”说罢,晏大夫变准备起身,没想到,竟被蔺晨一把拉了回来。
        “我说,你这个小老头,你怎不听秦姑娘把话说完,你慌什么!”蔺晨把玩着头发
        “这龙舌虽是药效极好,但非常稀少,而且据说那里猛兽众多。前去采此药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是活着回来的。想必梅长苏是绝不会想让卫峥去替他冒这样的风险。”
        “诶,他这样一直昏睡下去...可怎么办啊...”晏大夫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
        秦般若还沉浸在美景中,突然飞流从房檐上落下来,对她说“苏哥哥醒了。”语气中欣喜都要溢了出来。
        秦般若听了这话,忙赶到梅长苏的寝间。榻上的人,面色苍白得同纸一般,但睁开的双眼却是精神得很。
        “我用药水语了些梅干,苏先生平日里嘴馋可以尝尝。”秦般若对着正被蔺晨耗着脉的梅长苏说。
        “苏某.咳..多谢秦姑娘了....”梅长苏有气无力地回到。
        “你给我把嘴闭上,躺好。再这样,你没病死,我也要把你一掌拍死!”蔺晨恶狠狠的说。“不许打苏哥哥!”飞流一步冲上去抱着梅长苏   “我就要打他,怎么,你打我呀!~”
        沉寂了数日的苏宅又恢复了以前的热闹和欢快。
        两天过去了,梅长苏醒来早已传入了东宫。这不,太子殿下又造访苏宅了。
       “小殊,你的病...”萧景琰看着对面怡然自得地喝着药茶的挚友,心中的忧虑更是加重了些。
        “谢殿下关心,我的病我自己清楚,我还好。”
        “我已说过,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称呼。”萧景琰喝了口茶,与平日里苏宅的茶的苦涩有些不同,这茶却有果香的轻甜。
       两人谈论着,突然,甄平走了进来,将一小瓷瓶放在桌上:“宗主,该吃药了。”“放着儿吧。...唉等等,你去叫秦姑娘,我想吃她做的梅干了。”   “是,宗主。”甄平对萧景琰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秦姑娘?以前怎么听你说起过。”萧景琰有些好奇,苏宅还会来一个生人。“她是我请来的医女,医术,十分高超。而且...还长得漂亮。”梅长苏打趣道,但眼睛却认真地观察着萧景琰的反应。
       收到甄平传来的话时,秦般若正在配药。今日,当今太子前来看望他,照理说,梅长苏一般不会让她在其他人面前露面。
        莫非...    秦般若突然想起了,那晚梅长苏在她房里的请求。难不成他要我勾引的人就是当今太子——萧景琰     秦般若心中不禁冷嘲了一下,这梅长苏,当初那么千方百计地让那个没什么心机的靖王当上了太子,听说这太子下月就要迎娶太子妃,梅长苏现在又出此计谋,他安的是什么心思?
        
        “小殊,你竟敢这么说,你不怕我去向霓凰告状,说你赞美其他女子漂亮。”萧景琰玩笑道,气氛也不似之前的沉重,两人也笑了起来。“我不怕,你去说吧”梅长苏吐着舌头回着,眼睛的余光去瞧着。
         一袭月白走了进来,萧景琰听到脚步声,便闻声转过了头去
        重逢的感觉是什么?尤其是与自己怀念的人,就像一颗内含有糖浆的硬糖球被烤的糖水直往外冒,就是那样的惊喜与甜蜜。
        收回脸上的惊讶,萧景琰转过头去看着正为他们摆设小食的她,她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秦般若正欲起身时,一句熟悉的称呼,令她的腿如同注了铅一般,“柚子....”声音也是那般熟悉。
         秦般若抬起头来,正对上面前红衣男子的目光,那目光是炙热的。那熟悉的眼睛,嘴唇,还有在梦中的那一声声的“柚子”,如今竟都集于对面这个身份尊贵的红衣男子身上。
        原来....他的井大哥,就是皇帝的七皇子,萧景琰,如今的太子。井言,萧景琰....原来如此。
        秦般若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对着萧景琰行了大礼“民女秦般若,在这里见过太子殿下。”
                                                                   
                                                             肆     完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