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我该慢慢回归lofter了

我觉得我追星追到忘了自己还在写同人,对不起各位,明后天我就更!你们是不是已经忘了还有靖水丘若三千往事二?我也会更!

先立个flag!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20)

       梅长苏站在高崖之上,脚踩着曾经大火肆虐席卷过的草地,望着深不见底的峡谷,眼前再次涌现了十三年前的那片白雪皑皑的战场,脑海中顿时涌现出当年那片火烧梅林的战场,那原本高扬的赤焰军旗,由于不堪火烧的侵蚀永远地倒了下去。那满眼的火光与将士们的哀嚎,似乎还在自己耳旁回荡,梅长苏想起了父亲最后的那句话“小殊,活下去。”那个他此生永远无法忘记的诀别,仍旧历历在目。

       十三年了,三万赤焰将领们,我林殊,回来了。

       一日赤焰人,永存赤焰魂。

       夜晚像是宣示主权一般地抢夺了白昼的时间,但像一个暴君一样将月亮遮挡了起来,只留给世间一丝狭月。群山之中,梅长苏一行人带着大量的人马驻扎营地,今夜黑得可怕,营里的几个小兵们聚在一堆休息,几个人看着黑幕上的狭月,其中一个人虎头虎脑的人忍不住开了口:“你们说,咱这次,还能回家见爹娘吗?”

     “是啊,这次我们批人马是最差的,就算有江左盟助力,也不一定能赢。而且你看那苏先生,病秧子一个,就算他绝顶聪明,也不可能挺过这样折腾。”

     “说什么呢?!”甄平从一边走出来,吓得几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们没事干?坐在这儿抱怨还不如去干活!”他本来是以为这几个小兵害怕,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在说丧气话,而且竟然还……想着梅长苏的身体,甄平心上面压着的石头又重了些,匆匆回了自己的营帐,找到了一瓶陶瓷瓶子出征前蔺晨给的小瓶子,说是每日让宗主服下的药。

     「哎,希望这场仗快些打完吧。」甄平心想。

甄平端着药碗进了梅长苏的营帐,看见飞流伏在他的膝上,小嘴翘得老高,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梅长苏抚着飞流头上翘起来的头发,语气很是安慰地说:“听懂没有?到时候一定要听话。”,他听到甄平进来的动静,用眼神示意甄平把东西放在桌上。

     “哼!苏哥哥最坏了,不要飞流了!”飞流猛地抬起了头,冲梅长苏做了个凶脸,冲了出去。

       梅长苏看着被飞流弄得晃动的布帘,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桌边,把药碗端起来,一饮而尽。末了,还皱着个眉头,对甄平说:“今日的药怎么这么苦?”

     “这次是蔺公子拿的新药。”甄平边说还边给梅长苏披上了件披风。

他这一举动引得梅长苏的眼神变得忽然黯淡了些,梅长苏回想了下刚刚单独和飞流说的那些话,心里面忽然有些舍不得,他深知,此次出征,自己的身体是撑不到凯旋而归的时候了,江左盟里的弟兄们,还有豫津、景睿这两个朋友,还有那个最不让他放不下心的萧景琰,他总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了一切,但到真正要离别的时候,原来还是那么的不舍。

     “甄平,这次若大家都能平安回去,江左盟…就交给你和黎刚了。我这儿有几封信,到时候,你派人交给他们吧。”说完便从内襟中拿出几封已经封好的信,浅褐色的信封折叠的十分工整,上面书写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那些个略显无力的笔迹,却流露出写信人的诀别之意

     “宗主!您这是做什么?!一切都还没有开始,您”

     “好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梅长苏打断了甄平的话,他知道甄平想要说劝阻他的话,但是事实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他的身体就像蔺晨说的“如同苟延馋喘一般”,于是他狠下心来继续说了下去:“甄平,这么多年来,我梅长苏受了盟里的各位父老兄弟的恩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但是,我这残躯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想要在最后的时候抛下‘梅长苏’这个名号,再次以‘林殊’的身份而死去!这么多年以来,我的夙愿总算要达成了,你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好不好?”

       甄平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身子一晃,便磕到了桌棱上,他已明了梅长苏心意已决,不可能再做改变,他手扶着已经磨得斑驳的棱角站直了身体,张了张口,发出沙哑颤抖声音:“宗主放心,到了那日,我…我定安排好人,把信送到他们手里……”说完,便拿起了那几封信,手紧拽着信的一角,像是怕它们消失了一样。在走出营帐前,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它敬重了半辈子的白衣青年,眼眶不经润湿了,看着梅长苏眼里的坚定,甄平开了口:“保重,宗主。”

     “嗯,大家也保重。”

       甄平走了,留下梅长苏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还未平复下来的帘帐。

     「别了,我的兄弟们」

 

        时间一晃,自梅长苏带兵北上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秦般若的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偶尔夜里起风,会咳上一阵子。小新总在秦般若面前叽叽喳喳地念叨着多亏太子殿下送来的补品和药,她才会好的这么快,每每这样说起时,秦般若总是要板起个脸,嚷着要打胡言乱语的小新,为民除害,但是,每次扬起鸡毛掸子的手落下来,就会看见一张似彩虹攀上了眼角的笑颜。不得不说,这些日子来,萧景琰的陪伴,让秦般若是幸福的,至少,她不再梦见过去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事到如今,她不愿再回顾过往的总总,也从未对未来做出怎样的幻想,她秦般若是个聪明人,她明白珍惜当下的点点滴滴,才是最重要的。

       今日的阳光尚好,不知不觉中,时节已经过了小暑,整个金陵城都被蒸蒸热气笼罩着,烈日骄阳之下,秦般若在偌大的靖王府邸里寻得一处纳凉的好地方。秦般若身着一身淡蓝对襟齐胸襦裙,坐在池塘上的八角亭中,上身倚靠背上,手里拿着一把铜剪子,修剪着生长得过分茂盛的柳枝,落下来的柳枝落入池塘中,引得塘里面的鱼儿一顿争抢,水花四溅。由于天气过于闷热,不一会儿,秦般若饱满的额头上就冒出来一层薄汗。

      “哎,热死了,走,小新,我们去喝些绿豆汤。”还未等小新答应,秦般若便一把扯过她冲着厨房的方向走去。靖王府比苏宅和红袖招大得多,弯弯绕绕的路便也更多了些,还未走到厨房,秦般若又出了一身的汗,不知是天气热人也跟着浮躁还是怎么的,秦般若竟耍起了小性子:“这个萧景琰,府里面没几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干什么,烦死人了。”说到最后,竟揉了一丝娇嗔在话语之中,惹得身后的小新忍俊不禁。

      “笑什么?”明眸瞪了一眼正捂嘴笑的女孩子。

     “没什么,小新只是觉得姑娘现在变得像从前十二三岁一般的性子,活泼了许多。”

     “什么呀,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东想西想的,不务正业。”假装训斥了一下,秦般若便扭过头去,嘴角有着止不住的笑。的确,自己这些日子来,没了那些深谋远虑,远离了各方纠纷,心性便像是笼中之鸟回归了蓝天那般,愈发的无忧无虑肆无忌惮了。

       到了厨房,咕噜两碗清爽的绿豆汤下了肚,暑气便消去了一半,秦般若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正准备同小新再多准备些绿豆汤的时候,只听得厨房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走出去瞧了瞧,发现声音是从厨房后的后门那边传过来的。秦般若走进一听,就认出了那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哎,战英战英,你说她会不会不喜欢吃这些啊?我要不要再去买些糕点?”

      “哎呀,殿下!您送的东西秦姑娘她肯定不会嫌弃的,东西都这么多了,您是想把全金陵城的东西都卖空了过来吗?我们进……”

      “啪——”秦般若一掌拍开门扉,双手抄在胸前,看着门口两个呆若木鸡的大男人,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咳咳,进来吧,外面太晒了。”

       萧景琰抿了抿嘴,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手里提着一大只竹筐,不自然地瞧了瞧秦般若说:“天气热,我想着给你送些东西来消暑。”

     “谢谢殿下关心。”秦般若依旧是一副眉目含笑的样子,萧景琰觉得他今天是真的丢脸了。

     “姑娘!我们殿下今天一收到这些西域进贡来的果子便要我一起和他过来送给您,我们殿下他……”心里很惦记您,战英的最后几个字生生地被萧景琰瞪回了肚子里,他有些不明白,明明二人的心意都已经相通,就连静妃娘娘都在帮殿下谋机会,为什么他们太子殿下还是那么的别扭。

       秦般若邀二人进了正屋,小新和战英却哼哼哈哈地找了些理由留了她和萧景琰独自在这儿坐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这次来,除了送这些水果来,还有什么事吗?”私底下,秦般若不再向从前那样生疏的喊他“殿下”,有时候甚至还会连名带姓的喊他的名字,二人之间,就更不存在从前那般刻意的疏远。

      “般若,我想问你……”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样去问她那个在他心里积压了许久的问题。

      “你想问什么?”她有些紧张,如同一只只蚂蚁用脚扯着一样难受。她有些怕,她怕他一开口,自己就无法只沉沦于现在的美好;她怕他一伸手,就会把她拖出这个自己幻想出来的桃源仙境。

       萧景琰,你不要说……

      “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打算…打算我们以后怎么办?”呼,总算说出来了,萧景琰松了口气,其实问之前,他已经是胸有成竹了的,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被一条无形的纽带拉得更近了,他觉得,秦般若给的答案一定也是所期盼的那个。

       萧景琰的手试探地伸向了那双藏在衣袖之下白皙温暖的手,却没想到,在触碰的那一刹那,她的手退了回去。

       萧景琰心里满是诧异,他抬眼看见的只有秦般若脸上的抗拒。内心原本的欣喜与渴望就在她缩手的一瞬间被无情的浇灭,萧景琰甚至觉得,她脸上的不情愿是给他的当头一棒。果然,秦般若本来就是他的奢望,她已经做到了这么多,再让她向前迈一步,就是他痴心妄想了。

       屋子里光线暗了下来,许是一大片云朵遮挡了肆虐的阳光,而萧景琰原本明亮的眸子也黯淡了许多,他不敢再去看秦般若躲闪的眼神。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了一会儿,才说:“好吧…….你就当我,从来没说过,好不好?”

       这是他最后的乞求。

——————————————————————————
啊啊啊啊啊,我回来了!

各位小可爱们,谢谢你们的阅读!

在过不了多久,这篇文就要走向结局了,以后呢我会写点靖若日常段子的。

4天了,我就写了这点。

我组胚竟然考的辣么好!!!!!
有几个都是编的答案
厉害了我的老师!

对不起,看我文的朋友们

        由于 准备这学期大大小小的考试,这四个月来我基本是荒废了这个坑。直到现在,我都仍然卡在第二十章。
        。。。。
        感觉,最开始的那些想法都快被我脱没了。
我想让这篇文有始有终,但是,由于我个人能力有限,我没办法做到上下文衔接的很好,好多我都已经忘了,再倒回去看,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些感觉,连大纲我都快忘完了。
        你们应该都看得出来,后面几章简直写得一塌糊涂,我感到很抱歉,我没有把我最开始的想法坚持下去。文我会继续写,给一个结局,但它一定不会精彩。
        如果你觉得没有看下去的必要,可以取关我了,如果你们能容忍这篇越写越歪的文,我想说:谢谢你们,很抱歉,我辜负了你们。

这算是我的根据地了,我说:白敬亭是我本命

要是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个像陆之昂一样的人就好了

我考完试啦。

我想,我尽量不把文拖到7月份😂

图是本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