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微博@_秋三月

我考完试啦。

我想,我尽量不把文拖到7月份😂

图是本丑

我觉得以后我要是学日语就是因为他

图为冷吃兔🐰
我觉得,作为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写小言情真是难为我了。😳😶

筒子们,一个不幸的消息。

我因为个人原因要从现在停更到五月底。

希望我以后能当一个好医生。

希望我成功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19)

      今天的芷罗宫不同往日那般药香四溢,宫里的领班姑姑心里也很纳闷,要是照着以前,静妃娘娘现在一定正在为皇上煎安神的药,而娘娘现在竟然坐在石凳上发神。她端着新沏好的茶水放在娘娘的面前,听到静妃的嘴里小声的说着什么。这位姑姑心里好奇,她们娘娘向来是聪慧精明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娘娘如此费心?

    “阿芜,你说这大梁有没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秦大人?”静妃突然开了口,她考虑了一整夜,但怎么也想不出来朝廷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唔,金陵好像没有姓秦的大人,不过…奴婢的老家扬州倒是有这么一位秦大人。”

静妃一听,抬起头,十分惊喜地说:“真的?”说罢,还示意让芜姑姑坐到她旁边的的石凳上。“说来听听。”

       阿芜见自家娘娘这么反常的举动,眨了眨眼睛,才开口:“那位秦大人是我们扬州的太守,为人清廉,体恤百姓,倒是个很不错的人。”

    “那他家里呢?”

    “家里?听我娘说,那秦大人好像只有一位夫人,唯一的儿子前几年也因为痨病死了。”

    “哦,是吗?”她心里又是一喜,默默地给老天爷道了一句好,真是天助景琰也。

静妃又同这邻班姑姑打听了有的没的,便让她退下了。她心里不禁感叹,许是那玉皇大帝见她的景琰为人老实,一生又为百姓血战沙场,保家卫国,可偏偏又在风月之事上愣头愣脑的,就替他这个做母亲的帮了他一把。

       哎,景琰啊景琰,你就放心的去哄好你未来的小娘子吧。

 

      西窗白,碎星散落,银河清浅。一树樱花斜。鸿影惊回雪。与梦具明灭。

      虽已到了四月间,但靖王府的一间物理的软榻上仍旧铺着厚厚的羊毛毡子,上面的人儿拿了杯姜茶,靠在金丝绣的鸳鸯软垫上听着身边的侍女讲着王府外面的新鲜事。秦般若把茶杯递给小新,拢了拢被子,肺中又不禁颤了颤。小新又急忙拍了拍她的背,口里担心地说:“公主,您都已经这样咳了好几天了,不然我再去找太子殿下,从宫里请位太医过来。”

    “你敢…咳咳…”秦般若一下子撑起身子,急忙让小新打消这个念头。

    “啪——”门被打来了,一人身着玄袍走近了秦般若的床,他盯着榻上的人,眸子偶一眨动,含烟带露,似要看穿秦般若一样。“什么敢不敢的?小新,你说来听听,你又怎么惹你家公主生气了?”萧景琰这话语里尽是调笑,目光里的亲昵看得秦般若不敢直视。

       小新一看,便知趣地退了出去。

    “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萧景琰自觉地坐到了秦般若身边,拉起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

       秦般若别开头,小声地回答:“没有。”这么多天了,萧景琰不出她所料地日日都来探望她,每次来都是这副嘘寒问暖的模样,对那晚之事只字不提。秦般若心里受不了他这般关怀,弄得像他从来不在乎她是谁,不在乎他们两个之间深深的鸿沟一般。

       看着秦般若冷冰冰的样子,萧景琰不以为然,对于她的冷眼,他照样欣然接受。他清了清嗓子,俊朗的面容上多了分正经。“今早,苏先生带兵去对抗南下的北渝十万精兵。”语气平平淡淡,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

     “他疯了?!”秦般若翻过身,一下子坐了起来。梅长苏的身体情况,她最清楚不过了,他根本经不住这般折腾。

       萧景琰对上她的眼睛,秦般若看到了她眼中的苦楚与无奈。她紧了紧被萧景琰握在手中的手。

    “他说…自己做了太久的梅长苏,想在最后做一回林殊。”说完埋下头来,靠在了秦般若单薄的肩上。秦般若感到了他的手止不住的在颤抖。

    “般若…我拦不住他,你说,两年多,两年多我都没看清他…现在好不容易看清了,他…他就又要走了。”萧景琰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眼泪,他在自己心爱女人的肩头哭了。

       秦般若合上眼睛,右手抬起来拥住萧景琰,缓缓地抱紧了他。

    “你别难过,苏先生他心里是快乐的。”她替他难过,因为她最清楚那种眼睁睁送别至亲的感觉,是那种自己不愿触碰,也不敢触碰,却比什么都清晰的痛楚。那在午夜梦回中惊醒的心痛,自己想逃也逃不过。虽说梅长苏是她的仇人,但是他却是现在怀中之人的兄弟,也是她认为除了璇玑姑姑以外唯一一个能让她赏识的人。可惜…他也同姑姑一般,都是短命之人啊。秦般若不知是不是他们过于聪明,窥探了天机,惹得那老天爷折他们的寿,呵,若是如此,这种惩戒要何时才能落在她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萧景琰从秦般若的肩上抬起了头,他眼睛红红的,像个兔子,秦般若为他抹去了最后一滴泪,柔柔地说:“从前都是我哭,现在这么个大男人趴在我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这事儿还头一次遇到。”

     “你嘲笑我?”萧景琰挑挑眉。

     “我可没有,是你自己觉得。我就是觉得你刚刚像个小孩儿。”

     “唔,的确,我对你,像个小孩儿,离不开。”他低头贴了贴秦般若的额头,像个粘人的孩子。

       秦般若被他突如其来的情话堵得不知怎么接,这个男人,表面上傻愣愣的,却又总能冒出让她脸红心跳的话来,不知对多少姑娘说过。

    “你…你究竟对多少姑娘说过这类话?”秦般若闭上眼睛,萧景琰看着她的眼神,像是一团不烫人的火,却让她浑身难受。

    “只对你,以后也只对你,好不好?”

    “……”

    “好不好?”他又凑得更近了些。

    “好…”

       萧景琰直到现在仍旧觉得,秦般若,是他痴心妄想,哪怕是那夜狼狈至极的她。但他不死心,梅长苏曾叫他“不要心善”,那他就真的试试当真不要脸,当真异想天开,当真蛮不讲理,视国仇家恨为狗屁地当一回痴心人,去逼要一个答案。

       她若是从噩梦中惊醒,以后也由他来安抚。从现在开始,他们两个将一起痛,然后又在痛之后一起笑。

       般若,我一辈子虔诚对你。

————————————————————————

心疼小殊...他要领便当了


我能说我每天都会写几个字吗?

清明节总算有时间了,嗯清明节更文。

这周太忙太累啦〒_〒

为什么那么久没更文
原因很简单
我没灵感啊
当然天天沉迷于实验和实验报告能有什么灵感。
我每天晚上睡觉前会想想剧情,这周争取更

听说剧里墨渊要向白浅告白了。

那作为绾姑的脑残粉的我实在是沉不住气了。

三月我就先献上小段子。
🙄🙄🙄🙄🙄🙄🙄🙄🙄(给编剧的白眼)

关于开学:

         静寂了一个月的水沼泽如今又变得热闹了起来,墨渊还是跟去年一样,一袭白衫站在水沼泽入口处的那棵菩提树下迎接陆陆续续到来的同袍们。

        “墨渊师兄~”白止拉着涣钰的手对着他挥手打招呼,墨渊看着他脸上幸福劲儿,便知道折颜输的彻彻底底了。

         等到水沼泽学员们快要到齐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要下山了,西边的群山之间夹着被余辉浸染成橙红色的云朵。墨渊站在那颗菩提树下已经快要一日了,而她还没有来,估摸着她的性子说不定还在碧海苍灵的哪座仙山制服坐骑呢,然后,和东华一起赶过来。

        想到这儿,墨渊平淡的黑眸黯淡了些。突然,东边有人走动的声音。仔细听听,果然是那两个人。

       “唉,东华,你怎么又把他们八个带来了,你看本祖宗都只戴了奉行老妈子一个。你这样子,让墨渊多难做。”

        “伺候一只傻鸟,他一个人的确够了。”

        “东华你大爷!想打架吗?!”

        “我不介意在你身上再多添几道口子。”
         ……
       她果然又受伤了,墨渊揉了揉鬓角。等到那一红一紫两个人走近的时候,墨渊看见,身着红裙的她兴奋地冲着自己挥手。

      少绾一下子跃到墨渊面前,完全忽略了在身后的东华的冷眼,“嘿!娘炮,好久不见,你果然变得更有娘炮气质了。”于是,魔族始祖女神成功地收到了来自父神嫡子那一句熟悉的 “胡闹!”

       夕阳将最后一丝明艳收了回去,月亮的银泽尽情地倾洒在水沼泽的结界内,学员们厢房里的油灯也逐渐被点亮了。

        东华带着那八个向少绾投出求救讯号的随从回了邺朱阁,留着墨渊一人陪着少绾回她的静芸院。

        “墨渊,你不用送我了,你不顺路。”这样的情景让少绾有点尴尬,除了被夫子在书阁里罚抄佛经,她还从来没有和墨渊单独在一起过。

       “无妨,到了你那儿,我要将夫子布置的习题给你。”墨渊说,语气里还是通往日一样的平静无澜。

       “啊!果然娘炮你比东华那个石头对我好太多了~”少绾立马狗腿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墨渊嘴角一抖,扭头就走,结果却赶到背上一软。

       少绾抱着他嘴里讨好着:“同桌,你最好了,你一个月的伙食就被我承包了!”

       邺朱阁
       东华捏灭了之前化在少绾身上的幻听诀,看着刚给他奉茶上来的朱雀鸟,薄唇里吐出两个字:“死鸟。”吓得,那鸟心里呐喊着:魔尊,我要回家!

       自从少绾私自承包了墨渊的伙食之后,水沼泽上的灵物些便看到奉行起早贪黑奔波于食堂于水沼泽东西面的两处厢房之间。

——————————————————
明天,更《靖水丘若》
    

我现在想!去!屎!

今天打开电脑,TMD我的整个文件夹都不在了😭

《靖水丘若》的最新一章啊,哎呦喂,说没就没了啊。

我依稀记得,我有一天好像是吧那个文件夹看成了其他的东西然后shift+delete😱😱😱😱😲😖😰😨😫

宝宝想哭!!!

看了那么多古装剧,我有一个想法:我写小说,主角一定不能跳崖,如果跳了,就一定死了!对的没死也变残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