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死忠,bg(gl)写手

【靖若】靖水丘若(17)修

认准cp,不喜勿进。
请大家多多用评论砸我!!!!
18已经写好了,但是我要多写几章再更新!
正文更新完之前没写完的番外继续,可能还会又别的番外!
谢谢
—————————————————————————
  夜深人静的时候,金陵城的每个街道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人,也就是一两个更夫提着个白纸糊的灯笼,吊着嗓子在黑幕下的巷道里穿梭。这样的夜晚便也最适合做些不想被人发现的事。
  
  秦般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倒也不是因为什么烦心事,只不过她的屋子在苏宅的最外面,围墙外面就是街道,外面的声响总会听得到一些的。从金陵城调到城郊的军队正在马不停蹄地赶着路,生怕大渝的人马提前抵达金陵,一直未间断的脚步声和马蹄声刺激着她的神经,扰得她得不了个清净。索性起身,点了盏灯,准备明天进宫疗伤要带的东西。今夜的夜风较前几日凉快了许多,清风拂面,倒也是消去了一些倦意,她整个人清醒了许多。
  
  秦般若走到了药庐门口,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生怕吵醒住在旁边的黎刚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她将手里的灯置于桌上,正欲收回晒干的草药的时候,她注意到了旁边的筛子,只有几根有些蔫了的叶子摆在里面。
  
  「冰续草?」这种罕见的药草秦般若也只是在医术上面瞧见过,看来蔺晨是特地让药王谷那边的人去寻来提梅长苏治病的。不过梅长苏的情况她是知道的,他现在病情稳定根本用不着吃冰续草这种猛药,难不成他和萧景琰准备近期就要重翻赤焰旧案?秦般若抓了一把已经晒干的厚朴,放在碾盘里面,双手扶着药碾子来回的滚动,石器之间的碰撞声却又一下子点醒了她,萧景琰毒还未解,梅长苏是一定等他完全恢复了才会着手重翻赤焰旧案的。碾盘里的药草逐渐被磨得越来越细,直至成了褐色的干粉,她拿出了个小瓶子,小心翼翼地将药粉到了进去,塞上了塞子,放进了药箱子里。
  
  既然不是要重翻旧案,梅长苏却现在就要冰续草,难不成?秦般若忽然想起了外面街道上军队的脚步声,变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要说作为朋友,梅长苏可真的是个好兄弟,他两年前从廊州来到金陵,本是只用为赤焰翻案的,可他作为大梁儿郎,却又为国家选了一位品行兼优的好君主,事到如今,他本可以在翻案之后全身而退,不再沾染任何一滴污浊,回去走他的逍遥江湖,可又为了国家甘愿卷进腥风血雨之中。此时此刻,秦般若心中只有敬佩。天地之大,梅长苏真的就如同那站在高岭之巅的白鹤一般高风峻节,真乃是人之松柏。
  
  「待今日从宫里回来,帮梅长苏弄一些调理身体的药。」秦般若心想。他若是真的要出征,不知道他那个病弱残躯能否撑得过去?
  
  
  那日殿堂行刺事件之后,经过秦般若的不懈努力,萧景琰的毒总算解得差不多了。秦般若收好了针,将其裹起来,放回了药箱子里,本应该向静妃、萧景琰到了别就离开,她心里想着今早的事,动作便变慢了许多。往日,秦般若总是迅速地收拾了箱子就走了,今日却如此反常,萧景琰看她面色凝重,不禁关心道:“秦姑娘,身子不适吗?”
  
  询问一下子打断了秦般若的思绪,她赶忙摇头,回道:“谢殿下关心,我今日不过起早了些。殿下、娘娘,告辞。”她连忙作揖,理了理药箱的肩带,正欲迈开步子,便被静妃喊住了。
  
  “娘娘,还有什么需要般若要做的事吗?”秦般若有些紧张,这个静妃一向高深莫测,心思又极其缜密,她不敢保证自己在静妃面前暴露了什么。
  
  “秦姑娘辛苦了这么些日子,本宫和太子当然要感谢姑娘。”静妃边说边去拉秦般若,两个人手挽手,若是街上不知情的人瞧见了,多半会以为是对感情深厚的母女。“本宫今日做了些小食送来东宫,秦姑娘不如去品一品我的手艺如何?”说完,还笑盈盈地看着秦般若。秦般若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看向萧景琰询问他的意见,一身玄色的男人向她投来欣然微笑,秦般若便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快来,我做的榛子酥,景琰最喜欢吃的,秦姑娘你也尝尝我的手艺。”静妃一手挽着她,另一只手卸下了沉重的药香。萧景琰看着这幅场景,感觉他的母后像极了一位迎接许久未归的孩子的母亲。他看着前面两位因为脚步匆忙而扬起的裙摆,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扉的棱格将轻扬的薄纱染上了淡淡的黄色,亦浸透了这薄薄的一层,照亮了妙龄女子白若脂玉的脚踝。蓦然间,红晕攀上了他的面颊,他咽了口口水,大步跟了上去。
  
  秦般若看着面前不断介绍着点心的静妃总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哄入狼窝的羊羔,随时随地都会被啃得只剩一副骨头架子。她已经连续吃了十几个不同风味的点心了,要说是“顺便尝尝”她可不信。一向端庄稳重的静妃,为何突然对她这个小小的医女热情起来?自己进宫来为萧景琰解毒从未在所有人面前懈怠过一分,哪怕是第一次见着那皇帝老儿,她面子上也是做足了的。是哪里出了岔子,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静妃看着秦般若不安的样子,心里倒是觉得这个向来冷静的女子也变得可爱了起来,便说:“景琰受伤那次,本宫看姑娘如此紧张他的伤势,你们两个是早就相识了的朋友?”
  
  萧景琰手里正在向嘴里送的一块榛子酥“啪”地掉在案几上摔成了两半,他本以为母亲只是简单聊聊探一探秦般若的性情而已,哪知道一上来就问他们两个的关系。“多大的人了,刀剑拿得好好的,就是拿不稳一块点心了?”静妃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笑。萧景琰只能傻笑一下缓解尴尬,秦般若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只觉得可爱又好笑,忍俊不禁,低着头发出轻笑声。
  
  “般若是苏先生府里的医女,太子殿下时常来苏宅看望苏先生,便经常见着面,有几次闲聊,自觉殿下是个风趣之人,若是殿下能当般若是朋友,那自是最好不过。”她看向萧景琰,如水的眸子里含着笑意。
  
  萧景琰对上她的眼神,欣喜地说:“我早就当姑娘是我朋友,再加上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姑娘你更是我的贵人了。”
  
  看到萧景琰这副生怕她误会自己的样子,静妃和秦般若更是被逗笑出了声,秦般若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也放松了下来,融入到了这其乐融融的谈话里。正饮着茶呢,她忽然想起了当年在沽勒山上,萧景琰同源平也十分交好,便说:“其实,这次替殿下解毒的人不止我一个。”
  
  “哦?说来听听。”静妃说
  
  “这次解毒的药引子,就是我师兄源平送来的,平日里他还总指导我该用哪味药更好呢。”
  
  源平,萧景琰忽然想到了那年在沽勒山上秦般若身边的白衣少年。“那你师兄还在金陵吗?”萧景琰连忙问道。
  
  “还在,师兄说他想在金陵待一段时间,便未急着回去。”
  
  “那真好,真想有机会见见你这位师兄。”
  
  
  秦般若估么着时间回去,便道了别回了苏宅。刚刚走到院子,就看到霓凰郡主扯着梅长苏的衣襟,哭着问梅长苏为什么不对他们说出他身体情况的实情,为什么要不顾身体状况参军迎战大渝。秦般若是头一次看到她这幅歇斯底里的模样。霓凰郡主在沙场上再怎么英姿煞爽,但在梅长苏面前,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她等了这么多年,再一次看到自己昔日的爱人,原本以为会一起安安稳稳度过余生,就算对方已是苟延馋喘,也能一起度过几年,但他却要为了自己的执念而舍弃一切。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现在却又要生生地从她怀里夺走这幸福温暖,这样的当头一棒,即使她再坚韧,也会让她难以接受吧。

        许是无论怎样劝说,霓凰也改变不了梅长苏去意已决的心意。秦般若看到霓凰郡主掩面跑出了院子,人早就没了影子,梅长苏却还站在那里,面上看着满是悲痛与不舍。她走上前去,梅长苏看到她,动了动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对她说:“都看到了?”

       “无意间撞见,先生见谅。”

       “无妨,本来也没什么。”说完,梅长苏便缓慢的移动脚步,手里攥着衣袖的一角,指节被绷得发白。

        “先生……蔺晨既然已经准备了冰续草,那便是他也拗不过你。我敬重你的气魄,也尊重你的选择。行军条件艰苦,先生定要保重身体。我们苏宅的人,会等你回来。”

       “谢谢。”梅长苏回过头看着她,脸上是之前她从未见过的明朗。
       
        秦般若忽然想起,十三年前,他还是人们口中的那个金陵城中最意气飞扬的那个少年。她从未见过那时候的他,却觉得此时此刻,梅长苏虽是脚步轻浮不稳,但是隐约之间,可以看到赤焰少帅林殊的影子。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