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17)

有没有被我的连更吓到

哈哈哈,我只想告诉你们,明-天-就-木-有-啦

——————————————————————————

       距离那晚在红袖招和小新相见已经有五日了,这五日里秦般若每天都会总会找出理由外出一段时间,对此梅长苏完全是装作完全不起疑的模样,反而还让秦般若回来的时候替他带些新奇玩意来送给飞流。那日萧景琰宣梅长苏进东宫,两人交谈之后,他给出了对策的方案,他当时对萧景琰说:“景琰,只要你狠得下心,我们就一定能成功。到时候怎样处置秦姑娘,就在于你了。”没错,他将自己在秦般若身上下了“弱绵蛊”的事情告诉萧景琰了,当然还有这蛊的功效。梅长苏心里清楚,萧景琰如今是把秦般若放在心窝窝里的,到时候他要是…唉,也不知自己是帮了景琰还是害了他。

 

       梅长苏坐在临窗的软榻上,他伸手用小木棍支起了窗子,苍白脆弱的皮肤碰到太阳光的温暖,让他忽的感到一阵安心。「看来,今晚定是月明星稀啊。」他微咳两声,震得肩上的毛领抖了抖。

     “宗主!您没事吧。”黎刚刚进来就看见梅长苏在咳嗽,生怕他又犯病了。

     “我没事。”梅长苏摆摆手,又严肃地说:“蔺晨那边怎么样了?”

     “今早我们接到了蔺少阁主的飞鸽传书,他信里说…”余下的话,黎刚都在梅长苏的耳边说了出来,他一边说着,梅长苏的脸色就愈来愈红润。

     “呵,果真如我所想。她秦般若,倒也真是个苦命人。”梅长苏在之前就多少猜出了秦般若的身份,现如今倒还真是同他所想的那般,他心里很是高兴,脸上有着平日里少有的欣喜。

       黎刚通过这一两月的相处,也弄清了秦般若本质不坏,再加上她对兄弟们都还不错,想到她就快要遭到那般折磨,心里就升起了怜惜之感。「唉,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偏偏就碰上我家宗主呢?唉,这命数啊…」但黎刚没料到,自己是一个心里想什么面上就会表现出来的人,他的愁眉苦脸,全被梅长苏看的一清二楚。

     “怎么?你还怜香惜玉啊?”梅长苏用手里的书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没有没有。不过,宗主,你怎么能确定秦姑娘今晚就一定会去那。”黎刚揉揉脑门。

     “你怎么话那么多,照我说的去办就是了,婆婆妈妈的。”梅长苏又敲了他脑门一下。

     “哎呦,宗主真是的。有时候啊,你和蔺少爷还真是像。”黎刚抱怨着,换来了梅长苏的一个瞪眼。

     “唔,我说错话了。”黎刚自己捂着自己的嘴,他感觉要是再说,自己就要完了。

 

       入了夜,刚刚吃完晚饭,秦般若还来不及将碗筷清洗干净,就心急火燎地往红袖招赶去,她手里握了个沾了血的玉佩,玉佩被摔坏了,而这玉佩是小新的,是在她正准备洗碗的时候被人砸在她脚边的。

     「小新…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我只有你一个了,只有你一个了。」

 

       从苏宅到红袖招,有两里路多,她只用了正常时间的一半就到了。止步到红袖招门口的时候,秦般若累得扶着石柱喘了几下,额上流下了几粒汗珠。「小新…」心里的急迫促使秦般若迈开了已经透支了的身体,却不料在她正欲推开门的时候,全身的骨头如同被滚烫的热水浇了一样,一下子疼得她整个人撞开了厚重的木门,狠狠地跌在了地上。粗糙冰冷的青石板碰到她燥热的身子,一冷一热之间,秦般若只觉得她像从滚滚熔岩之中落入了极地冰窟,冷的她直打颤。

      “公主——!”凄厉的叫声惊飞了枝头上的乌鸦

      “呃…小新…我…我来救你了…”秦般若听到她的声音,握紧了手里的碎玉佩,尖利的缺口刺入了她的手心,鲜血流了出来,顺着手,滴在地上,手里的痛减缓了冷的麻木,秦般若挣扎地爬起来,颤巍巍地,她艰难的抬起头,引入眼帘的就是正前方手里握着一个银碗的梅长苏,还有他身边目瞪口呆的萧景琰。她眼珠子朝四周瞧了瞧,小新被穆霓凰挟持着,而她,则是被一群江左盟的人包围了起来。

       「中计了…」心里没有意思这幅丑样子被萧景琰瞧了去的屈辱,她想笑,她随着心意也这样做了。笑声不大,但刚刚可以被所有的人听见。

      “大梁梅长苏,见过滑族嬛仪公主。”梅长苏停下了手中的摆弄,放下手中装着弱绵蛊虫的银碗。梅长苏右手按住身旁萧景琰握紧拳的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秦般若再次因为忍不住剧痛而跌倒,他看着秦般若彻底失去了往日的那般从容的美丽,但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这女人,还是这般傲骨。」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来最开始将秦般若囚禁在地牢时的情景。不知是怎的,他心里有一种渴望看到这女子恼羞成怒的样子,他顾不得之后会被萧景琰怎么骂,他又继续说:“恕苏某眼拙,竟未能早点识得公主身份。”

      “呵,早?好让你早日…将我这样杀死吗?你...早就对我怀疑!派人调查我...呵呵...好一个麒麟才子......好一个赤焰军少帅林殊!”秦般若感觉她全身都在流血,眼前灰蒙蒙的,像是笼了一层纱幔。

    “公主,身份之事我们不过是彼此彼此,您别误会,苏某这样不过是想要告诉您,滑族早在十四年前就因造反、勾结南楚,而被我大梁灭族,如今想要复国是不可能的事了。”梅长苏邪魅一笑又拿起银碗,将针刺入其中一只蛊虫体内。

     “呃——!哈哈哈——造反?好一个造反!咳咳…分明是那梁帝…想得到我滑族…的黑石矿,不分青红皂白......将两千滑族百姓屠杀!这不是罪?!唔…噗——”秦般若忍着钻心的刺痛说完话,终的一口鲜血吐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公主——!”小新一下子奋力挣脱了穆霓凰的束缚,向着秦般若奔过去,却只看见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待她看清楚是谁的时候,秦般若已经被那人抱在怀里。小新扑腾一下跪在地上,一下下地对着那人磕着头,每一声都响得很,她嘴里哭喊着乞求:“太子殿下,千错万错都是小新的错!是小新怂恿公主复国的!是小新让公主去辅佐誉王的,呜…您千万别怪罪我们公主啊,求求您了,求求您了……都是我,都是我啊….”

      “你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婢女!那璇玑公主会培养你而不是她的侄女?能有本事和璇玑公主先后将我大梁朝廷搅成一滩浑水,赤焰军一事、誉王逼宫一事。你敢说你有这般本事!”穆霓凰一把扯住小新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拽起。

      “住手!”萧景琰抱着秦般若的手更紧了些,穆霓凰闻言放开了手,小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掩面痛哭。

        刚刚萧景琰冲过来的时候打翻了梅长苏手里的碗,他事先知道她会受伤,但他不知道是这般程度。他抱起秦般若的时候觉得她浑身都湿透了,才发现她浑身是血,手里竟还握着那块被他们故意弄碎的玉佩,一看,早已血肉模糊。看着她沾了血污的小脸的神情很是痛苦。他觉得她好疼啊,她那么怕疼的人,怎会……萧景琰将她抱了起来,轻声对着泣不成声哭着的小新说:“跟着我。”他走到梅长苏和穆霓凰身边停住,没有看着他们,嘴里说着:“今日的事就到这里,以后就按照小殊你说的那样,让她住在我那边。”说完又将怀里的人抱紧了些,一步一步地离去。

       大概是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穆霓凰才从之前惊心动魄的情境中抽回了魂,她总算明白当坏人的滋味了,她忍不住回想之前秦般若的惨状,又想起刚刚萧景琰抱着秦般若离去的背影,她不放心地问梅长苏:“兄长,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反而害了他们两个?”

       梅长苏看着月光下竹林的投影,睫毛颤了颤,叹了口气说:“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至少秦般若她再也无法动摇大梁,她最多也不过是让我们的皇帝死于非命就会罢手,而她和景琰之间,就要看景琰了。”

       深夜了,万物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原本在这么好的天气,本应该是平静的,但是在这红袖招内,月光变得冷冽,竹影似鬼厉,空气中的血腥味叫嚣着。这个刚刚被惊涛骇浪席卷过的红袖招,和周遭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那么的寂寞,如同秦般若一般。
————————————————————————
还是那句老话
多多评论!!!!😁😁😁
多多笔芯!!!!❤💛💚💙💜💔💓💗💘💝💟♥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