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16)

      战英还是同往日一般,卯时就进了宫。虽说一切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战英刚刚一进书房就被坐在座位上的太子殿下吓了一跳,要知道平日里殿下是不到辰时不会起的,今日起得这么早,怕是有了什么烦心事

 

    “来了?”萧景琰听到了他的动静睁开了眯着的眼睛。

    “是,殿下。今日战英来晚了,未能将东西准备......”

    “行了,你别把事情往身上揽,我今天起早了,怎能怪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萧景琰打断了战英的话,他揉了揉眉头,想要将疲惫抹去些许。

 

       战英在一旁整理着昨日萧景琰看完的奏章,他发现昨日未看完的折子好像比平日里要多得多,再抬头看看萧景琰的脸色,唔,憔悴得很。他忍不住关切道:“殿下,昨夜是没睡好吗?”

       萧景琰心里不禁感叹战英的眼力,到底是跟了他这么些年了。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说道:“唔,那倒没有,不过是心里有些事情罢了。”

    “是吗?那就好,卑职还怕您身体不适,要找太医来瞧瞧呢。”战英没有继续往下问,因为啊他们这位太子殿下平日里最讨厌身边的人说三道四乱打听。

      不过令他没料到的是,今日萧景琰不是一般的反常,萧景琰主动问道:“战英,你…昨日,可有曾看到那乞丐的面目?”

    “那乞丐头发乱糟糟的,将脸都挡住了,能看到什么呢?”战英如实答道

    “秦般若看到了,我…也看到了。”萧景琰沉思了一夜的事情说了出来,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却感到更加不安。那个人的脸…他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那人…是小新。”

    “啪——”折子掉在地上的声音,战英一惊,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

    “是啊,秦般若认得她,你看她当时的模样…”萧景琰眉头紧锁,仍在思虑什么。战英心生一计,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瞥了一眼萧景琰,心里纠结了几分,还是开了口:“殿下,属下有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说?”

       萧景琰扶了把袖子,说:“说吧。”

    “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苏先生。”他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边观察着座上萧景琰的脸色,他看着太子殿下的神情,隐约觉得太子殿下同他想的一样。“是啊,她若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医女,又怎会认识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的小新。”萧景琰又考虑了一阵,对战英说:“派人去苏先生府上,请他过来。”说完便走了。

 

       秦般若坐在小榭的木板上,旁边放了盘前几日才泡好的萝卜干,望着天边那被太阳的余霞浸染成橘红色的云朵,感受着太阳的最后一丝温柔。她原本拿起的茶杯,又被放下了。已经这样几次了?她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因为她的脑海里全是昨日那个蓬头垢面的人,若不是那人从小就伴在她左右,她恐怕也认不出来了。

       自从小新的身份败露,秦般若也是有大半年未曾与她相见了,不过也难怪,当初秦般若为了保全小新的性命,生怕夏江将小新杀之灭口,她往小新的怀里塞了一大把钱票,也只留给她一句“永远不要回来”便离她而去了。如今的重逢,她心里虽是欣喜,但更多的却是恐慌。虽然没有了夏江这样威胁,但现如今自己已经引起了梅长苏的注意,若是自己一人倒好对付,现在小新回来了,不仅是多了一番威胁,并且自己也要多顾虑些了。

      太阳最后的一丝光芒也被漆黑的夜盖了过去,恢复了它应有了冷寂。秦般若看了眼高高挂在天上的狭月,想到之前那首饰店老板的说辞,心里念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东西究竟是吉是凶。」她披上一件玄色的斗篷,朝着一个熟悉的方向走去了。

 

    “红袖招”秦般若抬头望了眼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牌匾,掏出钥匙开了锁,进去了,关门的时候还望了望。这里已经许久没人打理了,不过半年没有人烟,就已经衰败成这副模样,秦般若看着到处杂草丛生的红袖招,不禁有些怀念起从前和各姐妹们在红袖招里的日子。她绕过一个种着几颗合欢树的小院,听到了从角落里传来了零星的碎响。“出来罢。”秦般若朝着那处喊道。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来了,一双脚穿着破了洞的布鞋,纤细的脚踝露在外面,上面有许多伤口。秦般若心里紧了一下,她难过,小新是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苦。她来不及在心里关切更多,便被小新扑了个满怀。“公主!…小新好想你。他们都说这红袖招关了很久了,我四处打听你的消息,他们都说没见到,我还…我还以为你…”那个字她终究是说不出口。

       秦般若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我没事,我活的好好的,你别哭了。我不是让你拿着钱去南楚吗?你怎的又回来了?”

       小新收回了泪水,抬起身,一五一十地答道:“我本也是想从了公主的意,去了南楚就再也不回来。可是,我还没有到南楚,边听路上的人在说誉王逼宫落败,靖王坐上了储君的位子。我担心公主,便连夜赶回了金陵,我扮作乞丐打探你的下落,可还是杳无音信,便只得在这螺市街等着你回来。”

       秦般若心里内疚极了,她轻轻扶着小新脏乱的头发,哽咽着:“小新…从前也是,现在也是…你、你这是何苦呢?”

      小新拿下秦般若的手,用粗糙冰冷的手握住,她吸了吸鼻子,明亮的眼睛对上秦般若的,她说:“当年是公主救了小新的命,那小新的命就是公主的。太子和太子妃娘娘不在你身边,奴婢怕你一个人孤单,便要一直陪着你。”她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笑的像朵太阳花一般。

       秦般若将小新扶回了她以前的屋子,给她换了件整洁的衣裳,替她简单处理了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待小新睡去了,她就离开了红袖招,回了苏宅。

       秦般若是从曾经童路送菜的那个门进去的,她心里紧张,生怕被人发现了,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快速地进了屋。但她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过分的紧张,反而降低了她的警觉,她连不远处的黑影也没瞧见。

       那黑影在她黑了灯才离去,直奔梅长苏的屋子。

    “宗主。”屋外传来了甄平的声音。

   “进来。”已是深夜,梅长苏却还是衣衫整齐地坐在火炉边看着书,他等到甄平坐在他的面前,才将书合上。

    “秦姑娘出去了一个半时辰,才回来。用不用我去向…”

    “不必了,她是去红袖招见了个人。”梅长苏打断了甄平的话。

    “那明日,宗主的安排是?”

  “带上飞流,咱们去玉寰亭那边玩玩。我们还是要留给人家一些幽会的时间是不是”梅长苏站了起来,他让甄平退了出去,解了衣裳,熄了灯,躺在了床上。他透过窗缝看着天上的那轮狭月,心里想着

     「秦般若,还有几日 」

————————————————————————————————————

明日继续,马上就到明天啦!!!目测要不了几章就完结啦☺♥♥♥

给我评论!!!给我小红心!!!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