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14)

      整个东宫内沉寂得很,要说有什么声响那边是院子里的合欢树上的那一两只画眉在哪里“吱吱”叫了,给东宫这院子里添了不少的春意。其中一只画眉飞到另一只画眉的身边,用小小的喙理了理同伴的羽毛,弄完之后,还用头靠了靠它,两只鸟儿靠在一起,往屋子里瞧了瞧,只见一位身着华贵的白衣妇人坐在软榻上,下面跪着一位红色纱衣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身旁的男人一会儿跪下一会儿又站起,举止之间像是护着那跪着的红衣美娇娘。唉,还是我们鸟自由。

       

       秦般若跪在地上,身上仅披着一层薄纱,冰凉的地板咯得她膝盖疼得要命,她不禁揉了揉。静妃看着自家儿子护着这姑娘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不过她倒也明了当初景琰对婚事不上心的原因了。秦般若抬首,心中只想起之前她帮萧景琰紧急处理的伤口,忙对静妃说:“娘娘,我无所谓,但之前的刺客将太子殿下的手划伤,那刀上有毒,还请静妃娘娘快请太医来替太子殿下瞧瞧!“静妃一惊:“你说什么?景琰快过来给我瞧瞧!秀媛,快去叫太医!”静妃看到萧景琰手上的伤口,乌血已被清理,想必是毒为入体太深,但看伤口周围的情况,再加上刺客又是北渝的,心里已明了情况。

       静妃看了看仍旧跪在地上的秦般若,又看了看萧景琰的手,说:“是你吸的毒血?”

    “是,娘娘。”秦般若乖巧地允着

    “母妃,秦姑娘它不仅为我吸去毒血,还带了药物替我简单的处理了一番,刚刚您撞见的是儿臣...儿臣忽然有些不适,秦姑娘她扶我了一下,还请母妃千万不要怪罪她。”萧景琰突然走上前去抢着说。

   “该怎么处理本宫自是知道,现在你的伤要紧,太医马上就要来了,快去躺着休息。”静妃把萧景琰往房内推,推攘之间萧景琰扭过头来看着地上跪着的秦般若,眼里尽是担忧,秦般若含水的眸子对上他的,她点了点头,叫他莫要担忧。

 

       送走了萧景琰,静妃走回秦般若的身旁:“起来吧。”

      “谢娘娘。”秦般若如释重负的起身,身子因为长时间的跪地,在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

      “先别忙着谢本宫,若不是看在你为景琰吸去毒血的份上,本宫定在第一时间治你假扮宫女、擅闯东宫的罪。说,你到底是什么人?”静妃长袖一挥,风被吓得抖出了声音。

 

      “娘娘息怒,民女不过是在冬天的时候被苏先生府里的人请来给给苏先生医病的。”静妃的头脑,秦般若是还在誉王的麾下的时候就早有领略,秦般若只得老实回答到。

 

        “哦,医女?你若仅仅是医女,那你又怎会冒险闯入东宫来见太子?”静妃靠在椅子上,端起案上还有些余温的茶,揭开盖子,抿了一小口,抬眼之间,目光里尽是精明。她总觉得,面前站着的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不像景琰所说的那般简单,从她可以轻而易举地伪装成宫女并不被任何人知晓就可以看出,一个简单的医女怎可能做到?况且她同景琰之间也定不简单,是小殊的医女怎又会冒风险来看他。

 

       静妃这一席话倒是问到她了,是啊,自己和萧景琰又是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她曾在他落难时救了他一命罢了,亦或是她曾和他是对立的关系,一心想至萧景琰和梅长苏于死地,她说不出来。想起刚刚萧景琰被侍女推进寝宫时他回头看自己的眼神,尽是关切。秦般若心中不由得袭来一阵惭愧之感,他如此真心待自己,可她呢?竟是以欺瞒待之。

       见她不说话,静妃心中已然有了一二,她也没再多说什么,倒是问起了别的:“苏先生的身子近来可好?”

      “回娘娘,苏先生所中的火寒之毒虽暂时稳定,但是长久来看怕是......”

      静妃听了秦般若的话,叹了口气说:“本宫又何尝不知呢?苏先生为景琰做了那么多事,尽心尽力,却也让自己伤了身子。你跟在苏先生身边,要好生服侍他。”

    “是,娘娘。”

 

      之后,静妃也没再多为难秦般若,倒是拉她起来,让秦般若换回了原先的衣裳,聊起了如何解萧景琰中的幻祭霜,二人谈了许久,直到天边的太阳落到了西面,将整个天空染上了温柔的橘色,秦般若才从同静妃作别。

 

       秦般若走进苏宅,整个宅子里静悄悄的,她心里便知飞流将她的去向告诉梅长苏了。心理做足了准备,她猜,梅长苏多半在她屋子里等着她。绕过一树在夜里依旧开的灿烂的杏花,便是梅长苏给他准备的她的院子了。刚走到院子门口,便看得见屋子里明晃晃的。果然,他在里面。

 

       “吱啦——”秦般若推开门,左脚刚刚踏进门槛,正准备抬眼迎接梅长苏审视的眼光,却被面前站着人给愣住了。那人同那画上的一样,带着一株精美的花簪。

 

       “霓凰郡主,你怎会......”穆霓凰出现在她的屋子里,秦般若是没料到的。

        穆霓凰看着秦般若惊讶的表情,微微一笑,说:“秦姑娘,霓凰同苏先生说想在苏宅随意转转,看着这院子里的杏花开的漂亮,不同于其他的别苑那般普通,便进来看看,我不知这屋子里住了人,还望秦姑娘莫要怪罪霓凰。”她嘴上虽说着歉意,但那语气却透出一丝调笑。

      秦般若知道她定不是无意闯入,但还是顺着穆霓凰的意思说:“郡主这是什么话,霓凰怎敢怪罪郡主。”

 

      穆霓凰常年在沙场上同男子打交道的巾帼英雄,说话不像寻常王公贵族家的的小姐一般委婉,她也不再掩饰什么,一开口便道出了真正的来意:“我记得,去年夏天,我同秦姑娘还有过一面之缘,也是在苏宅。可那时,姑娘是陪同誉王来这府里做客的,怎么一年多过去了,姑娘却来给苏先生医病了?”

 

       秦般若倒是像被逗乐了一般,突然笑着说:“郡主久经沙场,应该对‘成王败寇’这一词不陌生吧。”这话说得犀利,生生点明了她是因为誉王落败,萧景琰得势的原因才到这来的。

       穆霓凰一听,心中的怒火便燃了起来,语气一下子强硬了起来:“我平生最厌恶的就是趋炎附势的小人,姑娘你虽是才华越人,但可能不知当今的太子殿下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诡计多端的谋士,我劝姑娘,早早离开的好。”她本是同梅长苏说好来这儿探探秦般若对萧景琰的心意的,却没有想到,这秦般若不同表面那般看似清秀,心里可实实在在是个老奸巨猾的毒女。

 

       秦般若因为常年困于从前那些血腥的梦魇之中,屋子里总是点着安神香。银制的香炉里升出缕缕细烟,香甜的气味萦绕在屋子里,本是让人安稳的气味,却也无法抚平室内暗流涌动的气氛。秦般若又续了一些香粉,也不搭理身后穆霓凰的讽刺,一副安然自在的样子看得穆霓凰很是恼怒。穆霓凰大步向前,一把扭过秦般若早就失去武功的身子,说:“我警告你,你若是做出任何伤害太子、苏先生的事,我定绕不过你!”

 

       秦般若拍开穆霓凰的手,眼里透着些狠意,嘴上却是依旧从容:“郡主,我可是苏先生请来的大夫,我怎会伤害他?再说,纵使我从前手段用尽,不也是败在了他梅长苏的精谋巧算之下吗?”

 

      穆霓凰被弄得无话可说,她握紧了刚刚被秦般若拍落的手,心里暗暗沉住气,便听得屋外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啪”的一声,便看着头发散着的梅长苏站在外面吐着冷气。

       “苏先生——”

      “郡主!这么晚了怎还未回去?”梅长苏打断了穆霓凰的关心,当他从甄平那得知她还未离去的消息时,他便匆匆赶来了。看样子,再晚一些,霓凰定是要自己对秦般若说出他们的计划,若是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苏先生不必担心,郡主来这儿,不过是和般若谈谈女儿家的事。”秦般若眯着眼冲着梅长苏无邪一笑,又回过头,对着面容尴尬的穆霓凰说:“还有最后一点,郡主,酒糟圆子里酒糟莫要放多了。”

     “谢...谢谢,秦姑娘。”这局面,穆霓凰也只得顺着秦般若的谎话说下去。于是,便和梅长苏一齐走出了屋子。

 

      望着前面二人并排离去的背影,秦般若心里涌起了嘲笑,手里带过了门锁上。一步步走到画着一簇海棠的屏风前,褪下身上的紫袍,挂在上面,她盯着那屏风上的娇艳的海棠,目光狠决,嘴里一字一句地念着:“梅长苏,不,林殊,你的算盘倒是打得好啊,一边以萧景琰利用我,另一边却要探我身世,替你大梁斩草除根。”

 

      秦般若俯身吹灭了桌上的灯,美丽窈窕的身影消失在了屏风上,美人睡去,只留得那簇孤零零的海棠在夜里绽放。

      海棠虽美,却剧毒攻心。

——————————————————————————————

呼——我今天总算把十四章弄出来了。之前想了好久好久,都没什么头绪。

接下来我会加快速度的!但是也是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之上。

还有,大家谁知道网页版的Lofter怎么设置首行缩进吗?找了半天没找到

一个个的按空格键烦死我了。

想让我更快点就多给我笔芯吧❤❤❤各位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