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之靖若三千往事(二)

高僧靖×妖女若 Ⅰ

         虚空是个和尚,但和那些平日里只是诵经打坐的和尚不同,他一直在行走、流浪,日复一日地杵着一根诛妖杖游走于天下,杖上的铜环朝哪个方向碰撞他就走向哪里。

         虚空少时在少林寺练功时,总是听胤容大住持对着他说这样一句话:“虚空,出家人皆以慈悲为怀,日后你长大了,也要同你诸位长老师兄一般,以慈悲对待天下,善待一切万物生灵。”   那时的虚空心智尚未成熟,每每只是应下来,记在心里,他只知道,大住持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在少林寺,他是最小的一个弟子,却是最专心于练功的的那一个。师兄们每日挑十担水,他便多两担;当师兄们早起洗漱之时,虚空已经砍好柴,站在寺墙旁的一棵菩提树下诵经了。
        直到虚空拿着那根诛妖杖毅然走出了少林寺的大门之前,他的师兄们都以为虚空就是下一任住持。

        虚空走在一片不知叫什么的林子里,他已经三天没见着人了。他已经饿的头有些晕沉沉的,伸到怀里摸了摸已经干硬的不行的半个馒头,他只又掰了一半下来,舍不得全吃了,下一顿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呢。

        虚空吃完之后,觉得口干,正要去寻水的时候,便听得一阵清脆的铃铛声,虚空握紧了手中的诛妖杖。「又要忙了。」他心想。

   廊州

           虚空站在城门之下,一身破烂的袈裟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路过的人们交头接耳着讨论着这个落魄和尚。虚空耳力极好,在众多交谈中听到一名穿紫色麻布衣裳的女子同她身旁的男人说:“童路哥,近来那偷羊贼猖狂了许多,昨日夜里,羊圈里又少了两头,气得我家阿爹都病了。”  那高大的男子一听,拍着胸脯说:“隽娘莫怕,今晚我就在你家羊圈外守着,把那贼崽子捉了给咱李叔跪下赔罪!”

         之后说的什么,虚空没有听了,他隐隐觉得偷羊这件事蹊跷,诛妖杖将他引到廊州,这件事定与妖怪有关。

        夜深了,廊州今晚的夜空中黑云压的很重,月亮也被遮住了,只是从缝隙处透出些光亮。街上的流浪狗被这诡异的黑暗吓得不敢出来觅食,乖乖地趴在地上睡觉。童路紧了紧衣裳,在隽娘家羊圈外的一处犄角里藏着,他等了有些时候了,夜又凉的不得了,在他眼睛控制不住闭上的时候,木头们“吱啦”一声惊得他脚趾扣地。

       贼来了。

       童路正想起身用一根大木棍打晕那偷羊贼的时候,只嗅得一阵馨香,他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身穿绯衣薄纱的女子,绕过童路的身子,蹲下来瞧了瞧他的脸,柔声说:“这位大哥,对不住了,要怪就怪你家羊多,我实在是太饿了。”正当女子将羊扛起准备走的时候,直觉脚下被铁链禁锢了一般,走不动,她猛地一回头,便看见一名衣衫褴褛的和尚用一根棍子指着她,诛妖杖——她一眼便认了出来。

       “大胆妖孽,偷羊不说,竟还出手伤人!”虚空喊道,他左手拿着一串佛珠,正准备念咒,却被那女妖一句话说的顿住了。“呵,这位大师休要胡说,你上前看看,我若是伤了那男人,大师便把我元神抽了便去。”
虚空放下诛妖杖,上前探了探男人的气息,发现他只不过是睡了过去。

       遭了!虚空回过头去看,又怔住了,他本以为在他去看男子情况的时候,这桃花妖会逃走。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没逃,还站在那里,抄着手,笑盈盈地看着他。

       桃花妖同狐妖一般,生来便是媚骨,连虚空这样一位出家多年的人,看着她那副笑脸,都不禁感叹她的美。

        “怎么,虚空大师准备何时将我这个祸害人间的小妖同处置三年前蜀中的狐王长苏那般处置?”桃花妖依旧笑嘻嘻的,但声音却是冷到了骨子里。

        狐王长苏,是虚空除妖多年来唯一后悔杀了的妖怪,亦是他心中的一块石头。这来路不明的妖女,怎会一见面就点清他的身份。

        “你是何人?”虚空心里有了谱,妖女是来替狐王复仇的。
        “我?我不过是一棵桃树化来的小妖罢了。”妖女摇了摇腕间的手链,银铃的碰撞之间流露出清脆之音。蓦地,铃铛的声音止住了,妖女纤细的手腕被虚空擒住,她被拉着被带到了一片林子里。

         落了地,虚空便放开了手,妖女正准备抬手,一阵刺痛却使藕臂垂了下去,她垂眼一看,一根微微泛着金光的链子缠在她和虚空的手上。“喂,小和尚,把锁妖链解开。”妖女有些气恼。
         “不解。”虚空只回了这句话,并且过分地扯了扯那链子,妖女便被扯的往前一倾,踉跄之间,却被虚空一把扶住。

       “干什么!”妖女用另一只手拍开虚空扶在她肩头的手。

       “你未害过人,我不杀你,但介于你偷羊的行为,我把你绑着,让你不再去干扰百姓的生活。”
       妖女冷哼一声:“呵,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你们和尚,嘴上说着慈悲,人吃牛羊天经地义,为何我们妖吃了就叫干扰。真是道貌岸然。”

         虚空无语,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皱着眉头躺倒地上和衣而睡,没有理妖女。那妖女被他拽得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不过因为不是人,她也不疼,嘴里碎碎念了几句骂他的话,也躺在不远的地方。虚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他知道他没睡,因为腕间的链子一直在动,隔了一会儿,虚空的背后被轻轻戳了一下。他没睁开眼睛,因为一段时间没说话声音有些沙哑:“怎么?”

        那头妖女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刚刚被你截住,羊没吃到,我...饿了。”
        “唔...林子里有些果子,摘些来吧,但是不准偷百姓的。”
         “切,知道啦”

       不一会儿,妖女采了果子回来,她把虚空摇醒:“小和尚,你也吃点。”她把一个红红的柿子递给虚空,虚空接了过来,看了她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你不怕我杀了你?”

       妖女被逗笑了:“噗!怕你,我500年的修为虽算不上高,但你不过是一个区区二十出头的和尚,我为何怕你。” 
       “二十出头?那我还不是把大名鼎鼎的狐王长苏除了?”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虚空是故意这样说的,留一个妖在身边总是不方便,故意激她,妖本性恶,她早日发狂,他也早些除了她,好解脱。

        “长苏他,本也是不想活了...你杀了他,倒也是给他解脱。”妖女忽然有些落寞,她看着那黑云压着的夜空,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云慢慢散了开来,露出了月亮。虚空看着妖女在月色下的面容,心里有些狐疑,她那淡得出奇的眸子一点也没有他从前看过的妖那般透着精气。
        虚空挪了挪地方,坐得离她近了些。“你知道我叫什么,我还不知道你的。”虚空问,他有些期待她的回答。

         “般若,我叫般若。”妖女回过头来对上虚空的眸子,晚风吹拂了起来,她垂下的青丝扬在风中。虚空看着这样的她,心里想起胤容住持说过的话:“世间万物皆为美。”

           的确是这样啊。他心想

————————————————————————————
😡😡😡😡😡😡😡😡😡😡😡😡😡😡😡😡😡😡
我不开心

鸥现在被这样说,我选择相信她

这篇是为你们吃玻璃渣的,大家准备好救心丸和小手绢

对了,我要评论亲亲我才有动力更文哟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