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之靖若三千往事(一)


汉奸靖×哑女若   终  Ⅰ

       萧景琰将秦新月见回家已经四年了,当年如惊弓之鸟般的哑女如今变成了他温婉美丽的妻子。有的人说他萧景琰性子古怪,堂堂一个中国人,非要去为日本人跑腿卖命,一个仪表堂堂、有钱有势的谦谦公子,却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孤苦哑女,啧,可真是怪哉,怪哉!

       萧景琰写完了最后一笔,将日记本锁在了檀木匣子里。听到轻缓的叩门声,他的妻子,已经准备好饭菜,叫他下楼去吃。

      饭桌上比平时丰盛一些,尽是他喜欢吃的菜肴,还有两瓶红酒,萧景琰微笑着打手语问她:“今天是什么日子?“

      新月回他道:“你最近很累,我想给你补补。”
     
      萧景琰见她对自己满是关怀,笑着凑到她耳畔:“夫人可是嫌为夫晚上缺少精力,伺候不周?”然后成功地见她似嗔似羞地瞪他一眼,低下了头,萧景琰看见了她微红的耳尖。他哈哈大笑,伸手引她落座吃饭。美味的菜肴,温婉的妻子和体贴的丈夫,此刻没有战火硝烟,没有民族大义,没有日本人的威胁,没有千夫指的汉奸。饭桌上弥漫着温馨静谧的气氛,这是他多年来,从未体会过的安宁。

       萧景琰想着,脑子昏昏沉沉的,他如释重负地笑了,似乎多年的苦难,都在这一刻解脱:“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话了吧!”

         秦新月一点点褪去了哑女温婉,眼里仇恨,痛苦,狐疑,防备交织着,半响,才开口道:“萧景琰,你怎么知道的?”

        橘红色的灯光如午后的夕阳,温暖但不凌厉,整个屋子笼罩在柔和的光晕中,灯光为餐桌上的男女投着美丽的剪影。安宁幸福的气氛笼罩着整间屋子,萧景琰伸着筷子,夹了一筷子烧子鹅:“夫人的手艺越发精进。”
温暖而和煦的风微微浮动着乳白色的窗帘,似一只温柔的手,拂过两人的身体。秦新月实在有些沉不住气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桌上的佳肴冒着徐徐的香气,酒液似红色的流动的水晶,映着两人年轻美丽的倒影。一条蜿蜒的血线自萧景琰唇边不住地流下来,但他的唇边,却依旧挂着无比真诚的笑容:“夫妻一场,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萧景琰的眼神温柔无限,就如两人成亲那天一般,满目毫不掩饰的疼惜和柔软,就算是最铁石心肠的女人,也要沉溺在他温情的目光里。秦新月在这样的目光下,不由得有些不自在:“秦般若,黄泉路上也好知道是谁害了你,不要找错了人。”

        萧景琰的脸色渐渐苍白,但是神色,就好像在与心爱的妻子在谈论着世上最甜蜜的语言,他就这么看着秦般若,眼里没有愤恨,只有无尽的爱恋。秦般若越发不自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说着不看他的眼神,“我的代号是“流莺”,你也许没听过,但我是组织上派来的给“雪狼”做假夫人的人,我只问你两个问题,“热火”是你杀死的吗?”

        萧景琰神色不变,似乎只是他的妻子在问他你晚饭是不是回家里吃:“是啊。”

         秦般若觉得本来应该羞愧的是萧景琰,但是她此刻觉得,自己在萧景琰毫不掩饰的目光下,似无所遁形一般:“那他呢,他也是你杀死的吗?”

        萧景琰似乎想把她的模样永远印在心中:“也算是吧。你既然会说话,那为我唱支歌好不好?”

       秦般若觉得自己本应该大骂他汉奸,残害同胞,是中华民族的败类,但是在他那样的目光下,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看着血色从他的脸上一点点褪去,秦般若无声地取来了琵琶:“你我也算是夫妻一场,罢了。”说着弹起《紫竹调》,歌声娇柔婉转,似是少女对着情郎低低吟唱:

一根紫竹直苗苗, 送也吾郎做管箫。
箫儿对着口, 口儿对着箫, 箫中吹出鲜花调。
问郎君呀,这管箫儿好不好? 问郎君呀,这管箫儿好不好?
小小鲤鱼粉红鳃, 上江游到下江来,
头摇尾巴摆, 头摇尾巴摆,
我手执钓杆钓将起来. 我个小乖乖, 清水游去混水里来.
我个小乖乖, 清水游去混水里来

        萧景琰听着,笑容越发好看,她还记得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低声说道:“你的声音跟我想的一样好听。”说着轻咳了几声,嘴里涌出更多鲜血,眼睛却一刻不停地盯在秦般若脸上,始终带着笑,纤长的手指轻轻地跟着乐声打着节拍就像寻常丈夫在家里和妻子奏乐取乐,如不是嘴边的鲜血,和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秦般若都看不出他是个将死之人。

         秦般若慢慢走到他身边,放下琵琶,萧景琰的眼睛越发明亮,似乎一个与心上人约会的少年,看见挚爱的女子渐渐出现在他的视线。秦般若觉得自己是成功的,三年的隐忍终究没有白费,但不知为什么,她感到有冰冷的液体划过她的脸颊,砸在萧景琰略带胡茬的下巴上。萧景琰笑的越发温柔多情:“你,是为我而哭吗?”说着抬起手去擦拭她的眼泪,可指尖刚碰到她的腮,便无力低垂下去,安祥地闭上了眼睛,唇边还噙着那丝温情的笑。

        秦般若看着安静的如同睡着了萧景琰,忽然有强烈的不真实感,为了这一天,她筹划了三年,包括今天,她设想了无数种场景,做了无数种防备,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萧景琰没有反抗,这场谋杀没有暴力,没有阴谋,甚至没有悲惨地死亡,有的只是温情,是静谧。这样的结局,太简单,太顺利了。秦般若忽然觉得,自己坚持了三年的信念,为党和国家除掉汉奸的信念,被瓦解了,留下的感觉不是轻松,是空洞。

         明台在外面听了好一会儿,只听见低低的琴音,然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他走进门,只看见秦般若如雕像一般坐在地上,萧景琰的尸体显得那么安详。明台被这诡异的场景震惊了一下,接着上前,拉起秦般若:“你成功了。”

         秦般若似从梦中醒来,是啊,成功了。她和明台一起上楼,将萧景琰书房里的文件,和上锁的匣子,一起抱出了屋子。两人放了一把火。秦般若没有回头看,冲天的火光将他们的前路照亮,似乎前面是无比光明的未来。臭名昭著的汉奸萧景琰,已被两人留在了地狱里。

        1943年,上海滩最大的汉奸萧景琰和妻子死在了自己的住所里,整个屋子被纵火付之一炬。清水先生对失去了这么一个异国的挚友深表哀痛,亲自参加了萧氏夫妇的追悼会。并表示,会不遗余力地追出凶手,绳之以法。
——————————————————————————————
应大家的要求
不是be😭,还没完,
只是如果放在一章太长了分两部分发。😘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