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esius

bg写手+零零碎碎
wb:Coesius_铯
名字是金属铯的拉丁文
吃货|研香 绚雏
MHA|轰百 上耳
"You're late."
"I have a date."

靖水丘若之靖若三千往事(一)

汉奸靖×哑女若   终  Ⅱ

       六年后,秦般若奉上级明楼的命令随国民政府前往台湾作为间谍,六年来,她和明台利用萧景琰书房里的情报使无数地下人员躲过了追捕,如今去台湾,她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那只檀木盒子。

       六年间,她从没有打开过它,甚至没有让人知道,那是在他书房里拿出来的。可她却常常梦见和他在一起时的情景。
     
       在梦里,有他一身白色西装,眉目如画,自车里走出,在她的身前,替她挡着追来的打手。

       他那天晚上,伸手阖上她的眼睛,臂膀温暖,不带一丝欲念地抱着她睡去。

       他们成亲的那天,她没有兄长,是他背着她,一路从闺房到了花轿上,又从花轿进了新房。他挑开喜帕,星眸里有几丝醉意,笑吟吟地看着她,似是看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他促狭地看她一眼,伸头吹灭了红烛,满室黑暗,她有些害怕。他温柔而坚定地入侵者她的身体,她害怕泄露了,便咬着牙忍住呻吟,换来他的低声调笑。结束后,他紧紧抱着她,在她耳畔留下温柔疼惜的轻吻,在她快要入睡时,听到他在她耳边呢喃:“夫人,我会护你一辈子。”
.........
  
     秦般若想不下去了,多年的间谍生涯,已让她的心难以再起波澜,但是每当想起萧景琰,她的心就窒息一般的疼痛,那是她出过最长的任务,秦新月的面具戴久了,摘下来就痛了,她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今天,她忍不住打开匣子的冲动了。她砸开锁,那精致的匣子里是一个泛着黄的本子。秦般若翻开本子。

一九三八年九月十七:
        我从日本留学回来,心理异常澎湃。三年的留学生涯使我看见国外社会的稳定,以及中国的风雨飘摇。我出国留学,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为祖国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解放我受苦受难的同胞们,耗尽我的最后一丝生命。我去见林老师,他竟然把我赶了出来。在我晚上去图书馆时,才看到了他,与看门的房叔,代号“热火”。原来他是故意为之,表面制造矛盾,让我打入日方内部。从今天起,作为地下党员,我的代号是“雪狼”。我发誓,一定不辜负党组织对我的期望,潜伏到最后一刻。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日:
         我成了杀人犯,我杀了我的恩师!我们的内部有叛徒,为了不暴露自己,我必须这么做,开枪的瞬间,我看见老师欣慰的神色,我知道,他也是赞同我的做法的。我发誓,我一定用尽我的生命去揪出一个个汉奸,从今天起,我活着的意义就是把在中国土地上肆虐的每一个日本人赶回自己的孤岛,结束我们中国人的苦难。
一九三九年一月三日:
        我今天见到了清水,他看起来倒有几分理性。他对我说:“东亚各国一衣带水,本应维持和睦友好的友邦关系,共同进步,相互扶持。但当今贵国的情势太过混乱,需要日本这样的邻居代为管理,使中国走向和平之路,使东亚各国走向共同繁荣之路。”虽然我认为他是一派胡言,但是他主张和平的思想,还是比那些只知屠杀民众的日本军官进步很多。他邀请我加入他的情报站,求之不得。
一九三九年一月十三:
        我今天找到了出卖老师的叛徒,竟然是昔日的同窗,今日老师爱女的未婚夫。我开枪打死了他,也许杀人杀的多了,心里就没有任何感觉了。林老师,您看见了吗?学生为您报仇了!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二:
      我没有按照“热火”的命令,按兵不动。使清水对我产生了怀疑。他很很训斥了我,告诉我那些资本家的性命不值一文。我第一次和他的意见相左。有人打昏了我。 在我醒来时,我竟然看见了房叔的儿子。房叔对我说:“萧景琰,你是我和林泽一手栽培的人,但如果大家知道,传奇的英雄雪狼,和无耻的汉奸萧景琰是一个人,我在中共的地位必将受到质疑。你的手上沾满了同胞的鲜血,人民如何接受这样一个英雄?不如你去死,让我的儿子顶替雪狼的名字,他比你干净的多,也好在中央,混个好名声。”
        说着他拿出我的入党申请书,他和林老师两个人的引荐信,以及所有能证明我身份的文件,丢到火中烧了。我的心,我的信仰,随着那一张张白纸化为灰烬。我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小刀,割断了绳索,将两人的喉咙割断了。文件已化为灰烬,此刻我终于明白,无论什么政府,不过是党同伐异而已。我甚至有点想念清水,他从未背叛我,也没有轻视我,倒是我一直在欺骗他。这世界上唯一知道萧景琰是雪狼的人已死,雪狼,再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昨日种种已死,我只是萧景琰,只求自保,只求不再伤害同胞,其他的,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一九四零年九月十四日:
        我今天在街上捡到了一个美丽的哑女。本来我是不该管闲事的,但是看见她的笑容,就好像看见了久违的阳光。我早已堕入地狱里了,这样的阳光,我舍不得放走。
一九四一年一月一日:
        今天,我娶了新月为妻。我渐渐才明白,不是我救了她,而是我,需要她的救赎,需要阳光的宽恕,我早已没有了什么信仰,如今,我唯一的信仰,就是护我的妻子。
一九四三年二月十七日:
        其实我应该知道了,像我这样的人,是不该有救赎的。新月,也只是被地下党派来,击杀和探听我的间谍。其实,这个结局很好。房叔说得对,有污点的英雄,将不再受人敬仰。雪狼将成一代传奇人物,而萧景琰,本就应死在历史的尘埃里。能死在挚爱的女人手上,我将不枉此生。

      她早已看不下去了, 秦般若原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麻木,原来不是,只是她的心,早已随着那个英俊青年的死,而冰封。
      台湾政府公布了被处死的间谍的名单,明台看了,没有秦般若。

      上海的一处被烧毁的房子,有一个美丽的女子,重新修缮了起来。左邻右舍只知道那是个不爱说话,但无比美丽的女人。每到晚上,就能听见悠悠的琵琶声和婉转的《紫竹调》。

      秦般若弹着手中的琵琶,她觉得,他可能会看到,会听到。可那个人,再也没出现过,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她午夜的梦里。她停下手,缓缓地滑落在地:“萧景琰,你听到了吗?为什么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你都不来见我呢......”

        窗户旁传来了几声轻轻的叩击,秦般若一惊,收起了悲伤的心情,悄悄拿起枪,靠近。她蓦地拨开窗户,只见一道白影跳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拔枪,就被扑倒在地,手腕被扼住。她抬头,只觉得身上的血液,瞬间凝结,萧景琰噙着笑,伏在她身上,温柔的眼神一如往昔:“已是太平盛世,为夫来向娘子讨要几个孩子,你允是不允?”

      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可她舍不得移开目光,她怕一眨眼,就发现,失而复得,不过是一场梦境。

      萧景琰自顾自的说道:“当了那么多年间谍,怎么反侦察能力如此之差,我跟了你这么多日,竟然没有发现.....”看见秦般若只是流泪,终于慌了神,一边伸手为她拭泪,一边好言哄道:“我当了那么多年间谍,怎么会真被你杀了......”

        秦般若死死咬住嘴唇:“那你在日记里分明不是这么说的!”萧景琰眼里尽是调笑:“我本来是想死的,但是怕娘子伤心后悔啊!”

    “那你这么多日怎么不来见我?”

        萧景琰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谁叫你六年来,都跟明台在一起!”    秦般若气鼓鼓地转头不理他。

       萧景琰不正经地眼珠一转,“娘子我们许久没见,不如到房里叙叙旧......”
       “喂!你干什么.....混蛋,你放我下来.....唔......”

       英雄或许会因为一些无奈被埋没,但上天,不会剥夺人应该得到的幸福。浴火重生的房子,终于等到了和它一样重获新生的主人,夜里漫天的星光,白天炙热的骄阳,都将为你们祝福........
——————————————————————————————
其实三月心里是想写be的

写到秦般若回到上海一个人在从前的房子住着就完了

这个故事写的是:汉奸不是汉奸,哑女不是哑女。

秦般若为什么后来要回到上海,我写的是因为萧景琰最后在哪里。

其实心里想的是这个故事里的秦般若如果离开了上海,就不再是秦般若了。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coesi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