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般若】BY.秋三月

三月的话:
        《靖水丘若》从二月以来开更,到现在已经第十章了,这章是高考前最后一章。一开始只是本着试试看的心态写的,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支持,真的很谢谢大家。
——————————————————————————

         「般若前几日在首饰店买的,店家说是北渝的首饰,这冰凌狭月,意为吉祥。」
           秦般若轻柔的嗓音在萧景琰的脑海中回荡,若是放在平时,他心中定会舒畅几分,可是现在他脑中却犹如水溅到了油锅中,乱成一团。
           按常理来说,柳徵的女儿从小在金陵长大,怎会不知这狭月的意思。可如今,这柳鸢竟将它佩戴在头上,这……难不成,此人根本就不是柳鸢,而是...北渝的人?!
          柳鸢抬起头,便撞上了萧景琰严肃的目光,她一下子便紧张了起来,这个人怎么了?莫不是她暴露了什么?于是,便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萧景琰一下子收回了表情,清了清嗓子说:“没什么,只不过突然想起还有十几日便是你我成婚之日,你的身子还病着,本宫想着可需要派太医来府上瞧瞧?”
         柳鸢一听,脸上挂起了笑脸,一脸的娇羞说:“承蒙太子殿下的好意,鸢儿的病已快好了,不必为此大费周章。”
         “你倒也是通情达理,这样也好,时间也不早了,本宫便先走了。”听起来语气里皆是关切,殊不知,萧景琰现在心里却是冰冷到了极点。
         “陛下,慢走。”

          出了柳府,战英便上前对萧景琰说:“殿下,可是要顺便去趟苏先生那儿?”萧景琰抬头看了看平日里常跟着自己的侍卫,战英也是跟了自己那么多年,有些事他到是比母妃更懂自己。但他却摇摇头说:“不必了,天也不早了,回去吧。”
           战英有些诧异,但也并未多问什么,只是将马车调到回程的方向,替萧景琰掀开了布帘。
           萧景琰上了车,马车有些颠簸。战英坐在外面驾着车,在马蹄和车身晃动声之间,传来了萧景琰的声音:“战英,这话我只同你一人说,这月的亲事怕是成不了了。”
        战英问:“殿下,为何这样说?”
         “有些事,你不必了解。”
         战英讪讪地闭了口,心里对萧景琰说的话却并没有太多的诧异。他觉得太子殿下这样说,多半是因为苏先生那边的那位秦姑娘,他远处看见过,秦姑娘比寻常的美人还要美上几分,还看见过太子殿下看她时的样子。太子殿下心尖尖上的人,怕就是那位姑娘了吧。

        萧景琰刚回到东宫,便收到了静妃那边派来的人的消息:皇上诏梅长苏进宫。
       “什么?你说是夏江?!他竟主动回来找父皇?”萧景琰惊呼道。
       “殿下,依我看这夏江定是心中有了十足的把握,才敢冒这个险。”战英说
        没等萧景琰开口,梁帝身边的另一个公公便来了:“宣太子萧景琰鸿寿殿觐见~”
         “儿臣接旨。”

         苏宅这一边也是闹的鸡飞狗的,只有飞流一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紧事,他穿着上次同秦般若出去制的衣裳,飞来飞去,到处采着苏宅里新开的花。
        黎刚有些无语地看着飞来飞去的飞流,对旁边的蔺晨说:“唉,有时候真希望自己和飞流一样,什么都不用操心,还有宗主和秦姑娘疼爱。”
蔺晨甩了个大白眼给黎刚,冷哼道:“就你?你还不如飞流呢。”说完,便一扬袖子,走了。
       “哎,蔺公子你怎么这样说?”黎刚有些受伤地追着蔺晨问。
       “这还用说吗?用用你的猪脑子想想,你没人家能打,没人家吃的多,还没人家长得俊,能比吗?”说的时候还用手指指画画。
       黎刚听了差点没晕过去:“蔺公子,哪有你这样人身攻击的!”

        秦般若听着院子里闹哄哄的声音,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想着梅长苏这是养了什么牛鬼蛇神?她刚才在厨房理做糯米小糍的时候知道了梅长苏被梁帝诏进宫的事,心里便知道是夏江干的事。看来夏江一直对梅长苏心怀耿耿,不然怎会三番两次做出些动作想要置梅长苏于死地。对于梅长苏的安危,秦般若心里还是捏了把汗,但愿他不要出什么岔子。
        秦般若出了厨房,手里提着两个食盒,一个梅长苏的,另一个是飞流的。她进了梅长苏的书房,放了些在书房桌上的小盘内,又打量了一下房内的布局。书架上大多数都是各式各样的古籍,令秦般若有些惊奇的是,梅长苏这儿还有几幅画卷。秦般若将画卷都取了下来,打开了一副,画的是江边竹林的景色,朦胧缥缈之美体现的淋漓尽致,看看旁边的属文,秦般若知道梅长苏画的是廊州的景色。
         廊州到也是个好地方。秦般若心想。
         一连打开了几幅,画的无非都是山水之色,画上都印着梅长苏的印章,也有梅长苏的署名。待打开最后一幅的时候,倒是令秦般若有些意外。这幅画不同于其他的几幅的是,画上画的是为女子。
        画上的女子头戴瑛珠,身形妙曼,眉眼之间透露出丝丝英气。这不是穆王府的霓凰郡主是谁?
        秦般若有些笑了,之前在红袖招的时候便得到有梅长苏和穆霓凰之间互有爱慕之意,这样看来,到也是真的。
        顺着目光向下移,秦般若的手却抖了抖,十指将画纸捏的很紧,嘴角的笑也渐渐褪了下去。
        “嗒——”一声,画卷掉在了地上,就像一朵被丢弃了的花一般,一下子没了生气。
        秦般若还站在原地,挪不开步子。
        “吾妹霓凰 ——林殊”那画上写着。
   
                                                    拾      完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