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三月

琅琊榜的小迷妹,专注冷西皮多年
更新时间看学校课表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BY.秋三月

陆         假
         “啪嗒...啪嗒...”初春的早露就这样从一片树叶落到另一片树叶上。露珠一个个圆滚滚的,太阳照着,都透着晶亮。苏宅内的梅花好像很留恋这儿似的,都还傲骨地开着,每朵的花心内也都含了滴露珠,像是知道要离去了,伤心地流出了泪。
        飞流今天很开心,因为那个长着胡子的蒙大叔又来找飞流玩了,今天他又和蒙大叔过了几招,比上次多接了五个招数,他知道自己再过不了多久,就一定能把蒙大叔整的像蔺晨哥哥上次被泼冷水那么惨!想想都高兴,就一把抓了个那个坏姐姐做的梅子,唔...真好吃!
        “你今天来了,飞流挺高兴。”梅长苏喝了口热茶,手里依旧抱着小手炉。
        “他这个小家伙,最近功夫又见长了,我看,个头好像也长了些。不过,小殊,上次东河边你给我说的那个无名女尸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啊?说来给我听听。”蒙挚好奇地问,他近日事务繁忙,再加上太子又要迎娶太子妃了,宫中已开始陆陆续续的准备,禁军这要负责婚礼的安全与守卫。根本无暇了解宫外的事。
        梅长苏听了他的话,放下了想要拿起茶杯的手,挑了挑眉毛:“真想听?”   “啧,你吊我胃口干嘛?我真想知道,你的消息不是最灵通的吗?”
蒙挚傻傻地点了点头。“当时我派江左盟里懂些验尸的人去看了看,女子大约二十出头,身形苗条,就是死亡时间太久,已辨不出样貌。”梅长苏说到这儿顿了顿“蒙挚,这些不过都是最普通的....如果事情就只有这样我到只是当日常闲话同你说了,不过,此事并非如此寻常。”
         “哦?此事怎会让你如此重视...”蒙挚疑惑道。
         “接下来我说的一字一句你都要记在心里,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尤其是景琰。当时,他们将那女尸指甲缝里的东西带给了我瞧了瞧。喏,你看,就是这东西。”梅长苏从怀中的小匣子里拿出了一缕粉红的绸布。   “这...这是什么?”蒙挚迷惑地问。“这绸布质地很好,丝缕柔软,期间还夹了些明黄色,这布定是只有皇宫贵族才能享有。”
       蒙挚听了这话,大惊:“难不成,这女子,是宫里的人?!”   “自然不是。不过,你好好想想,近段时间受过宫中封赏的宫外女子能有谁?”梅长苏最后几个字咬的格外重。
         “莫...莫不是...”好一会儿,这个在战场上呼风唤雨的禁军大统领才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太...”
         “你猜的没错,想必当初静妃娘娘亲自为景琰选的太子妃,如今已经香消玉殒了。”梅长苏叹了气。
         “可...那和太子殿下要成婚的人有是谁?柳大人并没有向宫内禀报女儿失踪。谁又能做出此事?又有何目的?”
         “如今誉王已死,越贤妃已被软禁在宫中,定不是宫里的人所为。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并不是我梁人所为,如今滑族余下的势力也早已被我铲除。如今,气势最按捺不住的定只有那一个——北渝。”   “北渝有所行动,定是要在后期做些什么,不过眼下当务之急,便是要让景琰成不了婚,让假的太子妃露出真面目。”  
        “可是...如今宫内已经开始准备大婚那天的事物,礼部,也在按照礼数开始准备仪典了。怎么会有时间去阻止?”    “按照礼数是不可能的了,若是直接向皇上说出来,难免会打草惊蛇。”
   梅长苏说到这儿,却一点也没有慌张的神色,而却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
        “唉,你怎么还喝起茶了?你快说呀,你有什么办法?”蒙挚一把夺去了梅长苏手中的杯子,茶水溅了出来,沾湿了梅长苏的衣袖。   “你慌什么?”梅长苏扶了扶沾了水渍的袖子,埋怨地看了蒙挚一眼。“如今全权之策就只有让景琰他自己不想成这个亲。”   “怎么个不想?难不成你还想让太子爱上另一个女子,还非要娶她?这不开玩笑呢吗!他身边哪来的女子,除了霓凰郡主。  小殊,你不会想...”蒙挚说着看着对面梅长苏逐渐阴沉的脸便知道,“我有说错话了?” 梅长苏白了眼他,继续说:“这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不过,若是婚礼还能如期举行,那日你和你的禁军定要护及皇上和静妃,尤其是景琰的周全。”
        梅长苏嘴里还在小声向蒙挚安排着,眼睛却看着门口那露出来的一抹幽紫。她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想必他所说的她也听了个大概,她这么聪慧的女子想必已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她不会害景琰,他知道,即便她恨大梁是恨透了的。之前他不敢保证这么做是否妥当,他还怕她中途会做什么不利的事。他只能赌,赌她能不能放下过往、仇恨,好好审视一下当前的局面,认清她的复国之念已是不可能的? 他赌赢了,她这次定是会帮他的。
        秦般若,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也赌上你的一生吧,这一汪平静的秋水,就由你来让它变得翻腾汹涌。

                                                       陆             完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