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esius

身体不好+课业繁重+频繁考试=更新随缘

靖水丘若【靖王×秦般若】BY.秋三月

伍    
         秦般若悄悄抬了抬头,瞟了一眼眉头紧锁的萧景琰。这一小举动,自然是被梅长苏和萧景琰看在眼里。
        
         唔,看来这俩人...是...旧情,不不,旧相识。梅长苏端着秦般若刚刚端上的小碟,里面盛着的梅干透着晶亮的蜜泽。纤长的手指拿了一块放在口中,清香酸甜的味道中混了些草药的苦涩,很好吃。  看来,景琰以后是有福享了。唉,想想都羡慕啊。梅长苏嘴里吃着,眼睛却从未离开过那一红一白的二人。
        秦般若把头低得更下去了,即使是这样她也能感受到萧景琰直直盯着她的眼神。心中如同打翻了花椒粉一般,麻极了。他怎么还不说话,是想让她跪到什么时候?
         “秦姑娘,不认识我?”萧景琰语气中带了一丝不友善,呵,他倒是要看看她要装到什么时候?   她要是敢说声“不认识”试试,他就等小殊好得差不多了,把她绑去芷罗宫,天天帮母妃磨药!
     
        “般若,认识殿下...”一向沉着冷静的秦般若,此时此刻,却慌了阵脚。“你是..井大哥...”秦般若说完了,又瞟了瞟萧景琰,看他的神情,好像.......心情不错?
         “起来吧,同我和苏先生一起聊聊天,我们也有那么多年未见了,柚子。”最后那一声唤得和从前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是嗓音更成熟了些,却酥了秦般若那颗久浸在复仇苦海中的早已变硬的心。
       “没想到,殿下与秦姑娘竟是旧识。”梅长苏放下食盘,笑盈盈地看着秦般若与萧景琰。可是面上虽然如同春风,可是秦般若总觉得这个麒麟才子每次笑的时候,眼中都像放了块千年玄冰在里边,冷得慎人。
        “药炉里还煎着苏先生的药,般若就告退了。”秦般若现在只想快逃离这个气氛诡异的地方,也许是点着的火炉吧,压得她有些难受。
“这样啊?那你就去忙吧...”萧景琰从容地说道,还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听了这话,秦般若便三两小步地离开了。
    
        “怎么就让人走了?”梅长苏又继续吃起了梅干,还指了指另一盘没浸过药的“你也尝尝‘柚子’做的梅子。”   
         “别胡闹,我和她十年前就认识了。”说起十年前,思绪好像一下就被拉回到了沽勒山的那段时光,轻松,自由,漫山的花,和花中的人。
          “十年前?看样子你们这些年并没有联系,你还记得那么清?”梅长苏打趣道。
          “你是误会了,我欠她一命,她是我救命恩人,怎会轻易忘记。”   萧景琰看着面前的梅长苏,看着他那好奇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的?”   
       “真的。”
       “我还以为....”声音扬了扬
        “以为什么?”
        “以为我们景琰,到了‘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的时候了,你说是吧,少女。”
        “好你个小殊!别以为你生病了,我就不敢拿你怎样。”
        “唉唉唉,我错了,别挠我,我错了!”

药房
        秦般若回来之后,一直不在状态。只是对着药炉发呆。
       她并不是因为井言就是萧景琰而慌张,只是...她曾经辅佐誉王,为誉王出谋划策,手段阴险、毒辣。先是与废太子,后来又是还未得储君之位的靖王。夏江在明,她在暗。若是....若是他没有争过誉王会怎么样?誉王是如此的狠毒,多疑,定不会容他活在这世上。那么,她岂不就是谋杀他的帮凶?
        从梅长苏寝间出来的萧景琰,正准备回宫,突然停住了脚,对身旁的侍卫说“战英,不必跟着我,我去去就来。”   “是,殿下。”
       绕过曲径,一到药房便看到发神的秦般若。不禁笑了笑,她还是同以前一样爱发呆。走上前去,不大不小声的唤了她的外号“柚子。” 秦般若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站起来“井...太子殿下。”   萧景琰走到她的面前,她站在阶上,能和他平视   “近来可好?”   “谢殿下关心,般若很好”  “那就好....”仍旧盯着她,她比以前更美了些。眉眼之间多了些成熟的风韵,从前的青涩,也几乎被时间磨去了踪迹。“殿下,天色也晚了,早些回了吧。”秦般若说
         岁月可真是神奇,它将小殊变了幅皮貌站在他面前;将朝廷改变得耳目一新;将他和她之间的鸿沟又扯宽了些。
         不是年岁变了,这年岁不过就是一年又一年的轮回,花也还在应该绽放的季节盛开,金陵城的雪每年冬天还是会下。变的不过是人罢了。人变了,年也就变了。
       骑上马,萧景琰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随秦般若采药的时候。
       成群的款冬花开在小溪旁边的岩缝中,她卷起裤脚淌着略有些刺骨的溪水。她回过头来笑着将采到的花向他展示,他只觉得,她同那朵朵黄色的小花一样美丽。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山水之间也。”
        那日,令他醉的也不是花,而醉于她弯弯的眉眼之间。
                                                             伍    完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coesi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