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esius

bg写手+零零碎碎
wb:Coesius_铯
名字是金属铯的拉丁文
吃货|研香 绚雏
MHA|轰百 上耳
"You're late."
"I have a date."

【靖若】情人节小段子

(๑¯ω¯๑)💕
单身狗的我给自己写狗粮!
❤💛💚💙💜💕💞💓💗💖💘💝💟♥

       还有一日便是除夕夜了,若是往年,萧景琰一定会趁着这一天赶在宵禁之前乔装带着秦般若去一趟螺市街买一些平日里宫中不常见的玩意。临到回宫的时候,萧景琰还会特地去买从前秦般若常光顾的那家酥饼店。店家大娘每次都会看着他身边的秦般若打趣的说她找了个仪表堂堂又疼她的夫君,每次都让秦般若羞得抬不起头。

      秦般若躺在加厚了的软榻上,一只手撑着脑袋,闭着眼睛嗅着香炉中缓缓焚出的烟。听到窗外传来的动静,纤长的睫毛忽闪,明眸一张,果然,玄色龙纹的身影出现在了她面前。
      “你可晚了半柱香的时间。要罚。”
      “对不起啊,年关将至,刚刚才和礼部的人敲定明晚年菜的事。你别不开心了。”萧景琰坐下,一口就把事先准备好的一杯茶了个干净。
       “我哪有不开心,我只不过看你这连到我这里都要赶,就想到这几日你肯定没有休息好担心而已。”
        “朕的皇后真是体贴~”说完便躺在她身边,朝里挤了挤,温暖有力的大手牵住她的,覆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他在她耳边轻笑:“好像比前几天大一点了。”
       秦般弱看着两双交叠的手,嘴角不禁上扬,“嗯”了一声。
        窗扉半开,月光夹杂着院子里的腊梅香随着夜风散近屋内,红烛微曳,榻上的两个人儿拥在一起说说笑笑,有时萧景琰还会赢得几下粉拳招呼,好不温馨。
      似想起了什么,萧景琰问道:“刚刚进来是你说要罚我,想要怎么罚?”
     秦般若眼里灵光一闪,艰难地翻了个身面向他,说:“罚你……罚你明早晚起半柱香的时间。”
        “半柱香?那我没时间回去更衣了。要是穿今日的衣服,那些大臣们笑我怎么办?”他手里把玩着她的头发说。
        “他们才不敢呢,我不管,我听高公公说,你好久都没睡过好觉了,趁今日来我这儿,我是定要让你把那些案牍之事的置于一旁的。”她亮闪闪的眸子看着他的,只见他眼色一黯,低头便吻上了她的唇。轻吮樱唇,她便张了口让他继续攻略唇齿间的城池,唇上一阵轻咬,却像是被咬在心尖,一种莫名的瘙痒油然而生。她慢慢回应着他的热情,待到双唇分开之时,看到他略微红肿的唇上亮晶晶的,脸就更红了一些。
       正想要推开他,萧景琰却先开了口:“离太医确诊的那天过去快要五个月了吧。”他说这话时,心跳如擂鼓,声音也染上了一层诱人的低沉。
      “可是……”秦般弱头抵着他的下巴,还想逃避,却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
       “早就过了三个月,我知道你怕出事,所以也没有到了时间就来。可是,我……都要憋坏了,般若,你就疼疼我吧。”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却凑到,使坏地吹着气,弄得她更难受。她也便不再拒绝,微微点了头。
        一瞬间天翻地覆,他热情密切的细吻顺着脖颈逐渐向下,有时流连,有时换做轻咬。衣衫随着吻逐渐消退,身体接触到寒冷的空气不禁贴向他火热的胸膛,每一次亲吻与扶摸都带给她无以言喻的舒爽,想要他更近一些,却唤不出来,只能在喉中化成一声难抑的低吟,传入他的耳中,成了最好的鼓励。
        倾身一挺,惊呼沉吟,纱帘摇曳,绸间旖旎。月亮许是听到了木板晃动的咯吱声中那起伏交替的呻吟,害羞地躲进了云的怀抱,风一过树枝,枝间白雪便被吹落到地上,融于泥土之中。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coesius | Powered by LOFTER